您的位置 : 最個性小說 > 小說庫 > 婚戀生活 >緣來心上只有你

更新時間:2019-03-26 08:06:29

緣來心上只有你 已完結

緣來心上只有你

來源:yyxscn作者:令九舟分類:婚戀生活主角:白落落 秦江灝

我記得答應秦江灝的求婚那天,屋外下著傾盆大雨,他一身濕的像水鬼一樣的跑來我家,直接干脆的說要和我結婚。  我覺得他是腦子進水了,但我卻腦抽的答應了他。  我倆性格其實一直都不和,但偏偏被一紙婚書扣在一起,他有喜歡的人,而我喜歡他,我們明明有名無實,可他卻和我做了不該做的事。  我懷了我們的孩子,可他還是不愛我,沒有感情的婚姻和家庭意味著沒有存在的意義。  我打掉了我和他的孩子,將離婚協議書擺在他的面前。他卻面色猙獰的掐著我的脖子,讓我還他的孩子……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叫白落落,女,二十四歲,已為“人婦”,而我的丈夫,是我從小到大的死對頭——秦江灝。

“唉,你倆不是一直不對盤嗎?為什么要嫁給他?”

面對這個問題,認識我的,認識秦江灝的,都挨個問了無數遍了,而我的回答,從來都是劃齊統一。

“打是親罵是愛,不打不鬧不相愛嘛,你們看到的那些正是我們獨特的相處方式。”

然而,此時面對我最好的閨密袁芳,我還是沒能忍住將心中積郁兩月的苦水,通通倒給剛從美國飛回來,還沒來得及休息,就震驚在了我和秦江灝結婚了的消息中的她。

“這事說來話長。”

“那就長話短說。”

“那是在一個烏漆嗎黑的夜晚,天空突然劃過閃電,隨即有暴雨傾盆而下……”

袁芳一臉無語,“場景就不要描述了,直接上正文吧!”

“正文故事就是這個時候上演的啊,你要有點耐心啊,你……”

“打住,我錯了,你接著上面的繼續!”

那天晚上,我爸媽去我外婆家還沒回來,我餓得饑腸轆轆,爬起來煮了碗陽春面正準備開吃。

未鎖的大門突然被人推開,秦江灝那白癡突然渾身是水的闖進我家,弄得我家客廳一地的臟水和腳印,跟個索命鬼似的黑著張老臉直朝我走來。

我當時愣愣的看著他,恍然未覺手中筷下的面條已滑落桌上。

“白落落我們結婚吧!”秦公子多余廢話一個字都沒說,上來就直奔結婚的話題。

我愣了一愣,放下筷子去衛生間拿了塊毛巾出來扔他頭上。

“你腦子被雨淋進水了吧,清醒了再跟姐說話。”

他沒有伸手去接,也沒擋,任憑毛巾砸在他臉上,然后掉到地上,“我媽心臟病突然發作,醫生說她熬不過幾天了。”

即使說起這種讓人驚愕的話,秦江灝這個萬年面癱的臉上依舊沒有什么情緒。但我卻看到了他眼底的悲傷和害怕。

人們常說,最了解你的,其實不是你的親人,而是你的敵人,而我和他,便是命中注定的天敵,所以我恰恰懂他。

所以……

我答應了他,因為我知道,他媽媽最大的遺愿,不過是看著他娶妻,盼著他幸福。

其實,秦江灝有喜歡的女人,我不知道他為什么不直接去找她,但我見不得他眼底的情緒,所以我心軟了。

我們結婚的那天,他媽媽是坐在輪椅上來參加我們的婚禮的,病瘦蒼白的臉上,沒有一絲被病痛折磨著的難受,而是欣慰欣喜的笑容。

我和秦江灝結完婚的第二天早上,他媽媽便離開了這個世界,頭天晚上我們沒有如別的新婚夫妻那樣,在新房度過。

而是守在他母親病床前整整一夜。但依舊挽不回他母親的生命。

他母親下葬的那天,親戚朋友早已散盡,他卻站在他母親的陵墓前,久久未動,孤寂的身影在蒙蒙細雨中,顯得無力而頹廢。

我過去給他撐傘的時候,驚奇的發現,他滿臉是淚。

那天,是我從小到大,第一次見這個毒舌傲嬌又冷漠的男人哭,此生,恐怕也僅有一次,但我卻不敢多看,不想多看,不忍心看。

從此,他在這世上,再無親人了。那該是怎樣的一種悲傷呢?

一回想,就不小心想得久了些,要不是被袁芳推個一把,怕是要將這三個月來發生的事,都給回憶一遍。

袁芳今天回來的事,沒有提前告訴過她爸媽,這丫頭是怕她爸媽會大清早的就守在機場等她,所以只告訴了我一個人。

她回到家的時候,袁家二老一臉的懵逼,驚喜過望,整了一大桌的菜給她接風洗塵,我便也被留下來蹭了頓飯。

吃飽喝足,離開袁家,回到家的時候,諾大的房子里,一如既往的安靜清冷。除了我,沒有別人。

秦江灝的工作繁忙,每天都是忙到很晚才回來的,然而他回來的時候,我基本已經睡傻了,早上醒來的時候,他已經準備出門了,也只來得及匆匆看他一眼,兩人毫無交談。

猜你喜歡

  1. 婚戀生活小說
  2. 婚戀小說
  3. 生活小說
  4. 婚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意甲电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