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個性小說 > 小說庫 > 穿越重生 >落花已去,人未知

更新時間:2019-03-25 22:13:03

落花已去,人未知 已完結

落花已去,人未知

來源:YY全本作者:文廂殊分類:穿越重生主角:余七 徐離依嘯

一個是令人聞之色變的冷血殺手,一個是異世穿越而來的一縷孤魂,同名不同命,命運卻硬生生的令她們聯系在了一起。初涉而來,巧遇死囚,她成了不為一名殺手。幾次血腥過后,欲要逃離組織的她,想要查清身世的她,經過多次生死逃離,卻一而再再而三的難逃他的掌控。生也罷死也罷,不過是游離在她人身體內的一縷靈魂,卻終是為了當初一個滿意的微笑,一只伸來的援手,背負了終身的不安……此等冷峻的少年,一襲白衣,俊美非凡之下掩蓋的是怎樣的身世?替代她人而活的她又會是如何的抉擇?輾轉千回又會是怎樣的結局?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小賤人,在這躺著夠舒服的?!”

錢小琪的后媽拿起桌案上的蘋果仔細的削了起來,掉落的蘋果皮滾著身子落向地面。

“嗚嗚嗚……”女子身后,四歲的男孩把玩著手中的玩具跑車,汽車發出嗚嗚的嗡響。

“咳咳……”錢小琪輕咳了兩聲,青紫的嘴唇上跳著因為干裂而滲出的血滴。感覺到了一股腥甜,扯過衣袖,輕輕擦拭,眼皮沉重的忽閃了幾下,一雙大而無神的雙眼,盯著房間內那塊巴掌大的白凈墻面,心底在冷笑,‘后媽,您這殷勤的來看望,是什么目的我又怎么會不知道,只是,意外的是,這么久了,你竟然還能沉得住氣?’。

錢小琪想著晨起與醫生的談話,活不過三日。一向消息靈通的后媽,你難道不知道嗎?

“賤人,氣色越來越差了,真是叫人心疼,呵呵……世界上也只有我這個后媽還算是好的,天天來看望你,你倒是一點都不知道知恩圖報”。說著,在錢小琪的被子上抹了把手上的蘋果汁,繼續漫不經心的削著只剩下很少一部分的蘋果。

“呵呵……”錢小琪冷笑兩聲,對于后媽的嘲諷和恨之入骨已經是見怪不怪。

女子削好了蘋果,回首遞給了一直在門口低頭玩弄自己跑車玩具的小兒子,抽出一旁的紙張,胡亂的擦著刀面,見錢小琪冷笑,也跟著笑了起來,“呵呵,錢小琪啊,我說你也活不長了,這醫院能躲得了多久,不過是叫你晚死兩天而已,倒不如,早早的就交代了,也好叫你那個早死的老爹安心。”

錢小琪不做聲,心道‘還是說了出來’提著身上厚重的被子,使勁的往身上貼了貼,使自己冰冷的身體暖和一些。

“真不知道你那個死鬼老爹當初是怎么想的,還把著那么多錢做什么,你們都是一個德行,短命鬼。你看看,我這一個女人還帶著個孩子,多不容易……”譏諷不成,開始了動之以情,只是口氣依舊冷若冰霜,回頭死瞪了一眼身后因為吵鬧而令他心煩的男孩。

錢小琪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既然已經到了這個份上,無須在繼續裝作不知道,“哼,若不是你看上了我們家的財產,怎么會嫁到我們家,不治之癥……笑話……”錢小琪冷眼看去,“后媽,在你心里,難道不知道是什么因為嗎?”

女子臉色一怔,描畫精致的一雙鳳眼瞬間冷下來,高挺的胸脯一高一漲間滿是不悅,隨手又拿起一只蘋果,大力的削了起來。

“我爸爸身體如何我怎么會不知道,他一心想要個男孩,又怎么會不給你們一分錢?難道,你以為你可以做的滴水不漏嗎,你認為你可以一手遮天?”錢小琪捂著胸口,不住顫抖的咳嗽了起來,一張臉因為氣喘而蒼白的嚇人。

“你,你,賤女人,你是什么意思?”后媽抖著一只手,大聲的問道。

“哼,我是什么意思難道,你,你還不知道嗎?”錢小琪稍微平緩了氣息,繼續安靜的靠在床邊。

“我告訴你,不管你怎么說,這個財產我是拿定了。”女子昂著纖細的下巴,胸有成足。

錢小琪冷眼望去,掃過門外一個晃動的黑影,好像明白了什么,“狗男女,軟的不行,要來硬的?”

“哼,不管你說什么,今個我一定要拿到我應該拿到的那一份。”后媽開始怒吼了起來。

“啪!”男孩手中的玩具摔到了地上,緊皺著一張小臉驚恐的望著爭吵的兩人。

“把他拉出去。”后媽低吼。

說話間,一個高大黑瘦的男子推門走了進來,拉起地上的男孩出了門。

屋內只剩下錢小琪還有那個虎視眈眈的后媽。

“啪啦”的一聲,后媽手中的水果刀大力的拍在了桌案上,手里的蘋果早已削的只剩下一點點,隨手扔在了一旁的垃圾簍里。

錢小琪閉了閉眼,耳朵嗡鳴聲音不斷在腦海中沖撞,胃中翻江倒海,“這是什么毒?還真是厲害呢!”錢小琪問道。無論是什么結果,只能看到身體一天一天的虛弱下去,無法進食,無法入眠,只能這樣一天天等死。

后媽一驚,噌的站了起來。

涂抹著血紅的嘴唇不住的顫抖了起來,雪白的手臂忽地甩來,“啪!”一個響亮的耳光。

錢小琪一時眼前發黑,又開始劇烈的咳嗽“咳咳咳……咳咳咳……”。

稍事平穩,“毒蝎女人,你這輩子休想拿到一分錢,爸爸的遺囑,呵呵呵呵呵……咳咳咳咳咳,呵呵呵,哈哈哈哈哈……你們這輩子都休想拿到,休想!!!”

話音未落,后媽甩出一張打印裝訂好的一疊紙張,上面大大的兩個字醒目異常,‘遺囑’。

后媽拽著軟弱無力的錢小琪,拉扯著所剩無幾的頭發,按著錢小琪的頭壓向紙張。

錢小琪無力掙扎,也沒有再多的力氣去掙扎,遺囑上字字清晰,知曉后媽的詭計,騙婚,騙錢,最后要跟著那個男人私奔,心急之下便投毒。至于那個孩子,倒還真是意料之外,DNA上的結果除非那個女人已經提前做了手腳。左思右想后,爸爸決定離婚,可是念及多年感情一直猶豫,卻不想自己已經因為毒發住進了醫院,經過化驗抽血,一切結果還在推斷的時候含恨而終。

遺囑上清晰標注,財產的三分之一歸屬于錢小琪,其余的部分全部捐贈。

錢小琪也開始了調查,只是無論幾次調查,都未能查出半點線索是那個女人下的毒,所以案子也不了了之。

錢小琪以為,沒有了靠山,后媽會善罷甘休,作為母親,她會善待孩子,會對這個家有感情。不想,在自己接受公司不到半月,患上了和爸爸同樣的癥狀,而醫院的檢查結果卻是家族遺傳,只能靠每天的維生素和化療維持著,體質卻一天不如一天。

錢小琪苦撐了數日,欲要查清楚后媽的來頭和她所有的罪證,只是,時間不等人,如今只剩下苦苦支撐的三天的命。

錢小琪的臉死死的貼著紙張,蹭著上面的字跡,淚水打濕,字跡模糊。訂書釘突起的部分劃著臉皮,血絲滲出。

頭頂上傳來女子歇斯底里的吼叫,不知何時,女子叫來了屋外一直徘徊的男子。

錢小琪的身子被一股力氣拉了起來,突然騰空,“哄”的一聲,錢小琪從床上被甩下了地面,骨頭撞擊在墻壁上,疼的錢小琪一陣抽搐。

錢小琪冷笑,“呵呵,奸夫淫婦,你們覺得一路騙下來會有好結果嗎?錢,你們一分也拿不到,即便是你們拿到了錢也不會有幸福,會有報應的,哈哈哈……”

“拿到拿不到,由不得你。”后媽拿出了筆,捏著錢小琪的手,指甲摳著錢小琪緊攥著拳頭,劃傷了皮肉,錢小琪仍舊不松開半分。

“死賤人,你給我簽字。”女子喘著粗氣,怒吼咆哮。

“呵呵,簽字嗎?咳咳,我的字跡你們模仿過無數次,名字的刻章也盜用過,哈哈哈……”錢小琪笑著,臉上的淚水越來越多,“可是,我即便簽了字,沒有我的律師,也不會生效。哈哈哈哈……”

“死賤人,你以為你的那點腦子可以難得倒我們嗎?律師?!哈哈哈,早就變成了我的男人,而你,只要簽上字,蓋上章,哈哈哈哈……我們就可以過上逍遙日子了。還有,那個孩子,我會送他下去陪你那個死去的老爹的,哈哈哈哈……”凌亂的頭發在臉上掃過,粘著錢小琪臉上的血絲。

忽然,錢小琪不知哪里來的力氣,拉扯著后媽的頭發使勁的撞著一旁的桌案,“碰,碰,碰!”

“啊……”一聲慘叫。

錢小琪的身子被提了起來,男子胳臂一甩,錢小琪整個人橫著飛向了衛生間的半掩著的門。

猜你喜歡

  1. 穿越重生小說
  2. 穿越小說
  3. 重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意甲电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