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個性小說 > 小說庫 > 仙俠武俠 >寒劍出鞘

更新時間:2019-04-06 00:32:55

寒劍出鞘 已完結

寒劍出鞘

來源:凡人書坊作者:花心十一心分類:仙俠武俠主角:常叟 寒劍出鞘

華燈初上,暮色漸濃。在一山麓深處,在一被人遺忘的幽谷,在一天然石洞里面,在一微微泛著昏黃燭光下,有一童顏鶴發老者,安詳而平靜地躺在用草席湘竹做就的竹榻上,微睜著黯淡無光的雙眼,嚼著顫抖的嘴唇,凝視著旁邊神情冷峻的白衣秀士,似乎無限痛苦而又心滿意足地點了點頭,一字一頓地澀聲道:“好了,老奴總算沒負老主人所托,將最后一關給攻破了,老奴縱死亦可以瞑目了……”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唯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水調歌頭》

時值虞淵,是謂黃昏。斜陽西掛,染紅半邊天。疏林晚鴉,雁鴻掠天涯。此時正是金秋時節,若有誰一覽這抹一天中最壯麗的風景,總難免要發出“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感慨。然而,天垂云重之時,凄風侵侵之際,征夫路遠野樵荷薪,又有誰有這閑暇雅興飽覽這如畫風光?

華燈初上,暮色漸濃。

在一山麓深處,在一被人遺忘的幽谷,在一天然石洞里面,在一微微泛著昏黃燭光下,有一童顏鶴發老者,安詳而平靜地躺在用草席湘竹做就的竹榻上,微睜著黯淡無光的雙眼,嚼著顫抖的嘴唇,凝視著旁邊神情冷峻的白衣秀士,似乎無限痛苦而又心滿意足地點了點頭,一字一頓地澀聲道:“好了,老奴總算沒負老主人所托,將最后一關給攻破了,老奴縱死亦可以瞑目了……”

聞此一言,白衣秀士似乎大吃一驚,猛地一把抓起已是風中殘燭的垂危老人,聲色俱厲地說道:“你說什么?你所說的老主人到底是誰?”

白發老者不答反問:“難道令堂大人沒有將此事的真相告訴小主人?”

一提起母親,白衣秀士神情大變,整個身子宛如風中之玉樹瑟縮不已,一時間內陷入無限痛苦之中,那愛與憎仇與恨悲與歡生與死,何須悲憫,何須同情,“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

白發老者見狀,不由得心急如焚,忙問道:“小主人,莫非老夫人已經仙逝?”

字字淚,滴滴血,如筆挺鋒寒的匕首,深深地刺痛著白衣秀士的心。一咬鋼牙,緩緩放開雙手,白衣秀士霍然躍起,轉眼間,神情又恢復了先前的冷峻,背向著白發老者,字字鏗鏘入耳地說道:“老丈,請轉告你家主人,在下今日所欠他的人情,日后定會雙倍奉還,絕不食言!但是,如若他心謀不軌,在下也絕不輕饒!”一頓,暗吁一口氣,拱手道,“言至此,打擾多時,致歉之甚!就此別過,告辭!”言畢,但見身形一閃,人已如一團風飄出洞外。

“小主人,你不能這么絕情哪,老主人可是你的親生父親呀!”白發老者拉開嘶啞的喉嚨苦苦傾訴,也不知白衣秀士有否將他的話聽在耳中。

天,藍蔚而深沉,風,凌冽而多芒。四下萬籟俱寂,偶有夜鳥飛竄驚叫之聲,倒愈加顯得荒野的幽靜與陰森。在這伸手不見五指時分,本已是牧歸漁返萬家燈火,然而卻在此時,一鴻白影如鬼魅般從林嶺中飛掠而下,直奔向路的前方。此人正是打洞中出來的白衣秀士。看他疾奔神速行色匆匆的樣子,似乎在逃避或者追尋著些什么。一口氣趕了二三十里路程,白衣秀士反倒精神抖擻神志清醒了許多。一切在腦中沉積的過往云煙的往事,此時如決堤的洪水般涌將出來,于是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剎那間如飛花流水般在腦中閃爍,逐漸清晰模糊復又慢慢地清晰起來……

首先躍入眼簾的是一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女人的臉,她平靜而祥和,像西湖的水;她的眼睛美麗而且動人,充滿活力,但更多的卻是能融化冰山雪雨的母性的慈愛和關懷。正是這雙無聲勝有聲的眼睛,照亮了白衣秀士征途之路,使他在亂世的無情和慘淡的人生中勇于發現自我,活出生命的色彩來。她的笑容像大多數母親一樣永遠是那么地親切怡人,永遠是那么地溫和可掬,就像嚀喃的耳語,喚睡的夜眠曲,輕吻臉龐的春風,令人永生依戀。她那一抹秀發已暗添風霜,人已是徐娘半老,但豐韻猶存,看上去可依稀窺辨出昔日的風流體段與窈窕年華,然而逝者如斯,往事不可追,又怎不叫人生澀痛心?

“俱往矣!娘,恕孩兒不孝,不聽從您的教誨!但是,娘,孩兒今已長大成人,藝有所成,再也不是昔日的吳下阿蒙,任人宰割!娘,您放心,俟孩兒焚黃告慰先靈之時,您也就安心地去吧,在人間不如意,到了陰司也該好好享福了。娘,孩兒常叟是最有出息的,因為孩兒是您蕭月華的兒子,是一代奇俠常博淵的兒子!”白衣秀士在一掊黃土旁焚香告禱,“娘,您等著吧,孩兒定會重振常家威風,名揚四海,聲播五湖,絕不辱沒我常家列代祖先!”如此禱告一番,白衣秀士常叟列香墳上,頂禮膜拜。正是:無限傷心急恨事,全在深深一拜中。

群星閃爍,玉兔枯息,奇怪而高的天底下,白衣秀士常叟一聲不響大步流星也似疾奔著,他的腳步永遠是那么地穩健而輕捷,他的身形永遠是那么地撲朔而又迷離,就像一陣風,來無影去無蹤,在這奇怪而高的天宇下,他總是義無反顧目不斜視地疾走著,不知疲倦地疾走著,他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前方。他認定了前方,心中就有了方向,那是他的征途,矢志不渝的永恒征途。現在,他正朝著這個方向步伐諧和地疾走著,從晨光熹微到夜幕降臨,從冬春到夏秋,斗轉星移,寒暑易節,永恒不變!

當遠方的殘更消失在路的盡頭時,東方已露出一線曙光。

天破曉,人依舊。雄雞也不知何時傲然挺立,引吭高歌,毫不客氣地將人們從溫柔夢鄉中拉回現實中來,當常叟風風火火趕到這里時,四下已是炊煙四起,看看天色,此時已然大亮,東方的盡頭,一縷柔和的陽光穿越疏林晨露,似嗔還羞般裊裊娜娜露出了半邊臉,以無限的柔情親吻著人們的臉。

看到了久違的陽光,常叟冷峻凝霜的臉上忽然笑容逐開,燦爛之極,英俊之極,給藍天大地報以甜蜜多情的一笑,這一笑,無暇而神秘,可掬又灑脫,常叟腳步一頓,掠眼凝視了這群勤勞而又善良的村民,他的嘴角又露出了一絲淡然的微笑,然后顧首冷視征途,那絲微笑剎那間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那抹峭寒與冷峻。他也無心探問此地姓什名誰,只是在那洞明如一的眼光中,神秘而又輕蔑地噴出如炬的火焰,爾后,風飄飄如吹衣般踏上一如既往的征途。

金風送爽,香飄四野,在這深秋時節,那群群連山已是粉飾紅妝,紅中泛黃,紅綠飄黃之間,使人仿佛置身萬紫千紅的大花園中,舒心賞目,目不暇接,給人以好的心情和美的享受。然而,這層出不窮的一切,在常叟的眼中卻是睹若無物,蕩然無存,唯一在他眼中停留的只有慈母的愛和非親的仇。

別過山野村莊,出得谷口,常叟穿桃溪過梅塢登綠楊林涉芳草渡,遙遙見一群男女弄槍舞劍在混戰撕殺,狀況十分激烈。

常叟看得眼熱,三步當作一步疾奔過去,走得近時,但見四少女迎戰十二大漢,各個以一敵三,雖在人數上極為不利,哪知四少女人小鬼大,一身武藝更是使得出神入化,縱是常叟這樣的行家,也不禁稍為動容,令人側目。那四少女正在妙齡年華,年紀約莫在十七到廿二之間,個個冰霜冷艷,目若寒星,雖有天然之姿色,但眉宇間已然滋生出一股煞人的殺氣,使人油然升起一種不言而威敬而遠之的感覺。四少女雖神情舉止大同小異,但在衣飾上卻各有不同,分為紅黃綠紫四色,這樣一來,倒也容易辨認。再看那手持長劍的十二劍客,武功倒也不凡,但相對這四小煞星而言,卻是技低一籌,所以,盡管他們恕不可遏,恨不能將她們碎尸萬段,然而卻又是那么地無可奈何,只能打腫臉來充胖子,拿出吃奶的力氣施展周身解數與她們周旋。常叟見他們這般態勢,倒覺得十分有趣,乃席地而坐,旁觀這生平僅見的一大武林趣事。

猜你喜歡

  1. 武俠小說
  2. 常叟小說
  3. 寒劍出鞘小說
  4. 男頻小說
  • 最個性小說武俠小說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武俠小說大全,打造武俠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武俠小說免費閱讀。看武俠小說,就上最個性小說。

  • 你勝人間無數
    你勝人間無數

    作者:句讀

    古代言情

  • 冷眼紅塵
    冷眼紅塵

    作者:空明月幻

    古代言情

  • 踏遍天涯影隨誰去
    踏遍天涯影隨誰去

    作者:大叔一號

    古代言情

  • 天武星辰
    天武星辰

    作者:夢入李唐

    玄幻奇幻

  • 武俠聊天群
    武俠聊天群

    作者:十三教父

    都市生活

  • 萬古天穹
    萬古天穹

    作者:夜路南行

    玄幻奇幻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意甲电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