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個性小說 > 小說庫 > 幻想時空 >蛇嫁

更新時間:2019-04-07 07:16:20

蛇嫁 已完結

蛇嫁

來源:凡人書坊作者:靈簽分類:幻想時空主角:蛇爹別太猛 秦辰末 柳坤生

常歡歡十八歲那年生患重病,差點命喪黃泉,后來聽從了爺爺的土法子,將她送給家里供奉的常仙來度過劫難。這位常仙,也叫作柳仙兒,是傳說中的蛇精,在她十八歲之前一直沒有見過,以前只當是爺爺迷信,現在的她卻是他的妻子。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迷糊之間,有什么冰冷的東西輕輕的撫摸著我,跟著有什么重重的壓了上來,粗而堅硬的東西一點點的順著腿慢慢的纏上我,冰冷而又尖悅讓我發痛卻越發的昏沉。

我想動,卻發現手腳無力,努力睜開眼,卻發現眼前一片漆黑。

衣服被撩開,微帶涼意的大手肆意的搓柔著胸前的柔軟,冰冷的唇死死的貼合著我,順著手在我身上游走、

身體越發的發軟,體內有東西慢慢的變得火熱,跟著那緊纏著我的東西突然拱出什么炙熱的東西抵住了我的下面。

潛意識里告訴我這樣不好,可我卻控制不住身體的本能,隱約的好像自己還叫了出來,耳邊似乎還傳來一聲低沉而愉悅的笑聲。

跟著一陣劇痛,身體好像被撕裂一般,那東西居然就這樣進去了,帶著無比的火熱以及巨大。

我痛得大叫,那雙帶著涼意的手輕輕撫摸著我,冰冷的唇落在我的胸前耳后,痛感慢慢的開始消散,意識也開始沉浮。

混沌之間,那個低沉的聲音在我耳邊不停的道:“我等了你二十年了,二十年,你終于回來了!”

我叫秦辰末,從我記事起我爹娘就給我認了個蛇爹。

小伙伴們沒少因為這件事嘲笑我,別人認祭爹,好歹也是大仙啥啥的,最不濟也會是塊大石頭,而我認的卻是一條藏在大柳樹里從來沒有露過面不知道存不存在的蛇。

可只要我不肯去送祭禮,原本寵女無度的老爹就會對我進行竹筍炒肉的教育,所以每年我都老老實實的去送祭禮。

大了之后,這種封建迷信的事情我也見多了,就當孝順爹娘,每年去走個過場。

就在我二十歲生日前幾天,我爹特意打電話叫我回去給蛇爹燒祭禮,說二十歲是童關不能不去。

我好說歹說都沒說過我爹,他還要挾我如果不回去,就拿出他供在堂屋里的那根竹條到學校來將我打回去。

打,我是不怕,可我丟不起這個臉。

給祭爹燒祭禮這個請假的理由我是沒臉用的,我帶著憤恨跟老師說我爹得了重病,這才請了三天假回去。

到家已經是晚上了,我坐了一天車,飯都還沒吃,老爹就拉著我去村后的那棵大柳樹前讓我跟蛇爹說一聲我回來了。

原本我一路后悔怕生重病這個理由會詛咒我爹,這會子被后山的冷風一吹,我半點悔意都沒有了。

在我爹威脅的目光中,我軟軟的對著柳樹弓了弓身子,有氣無力的說了聲:“蛇爹,我回來了。”

就在我話一出,一根柳條突然被風吹起,輕輕的拂過我的臉,就好像用手輕輕捏了一下。

那柳條冰冷無比,嚇得我連忙朝后退幾步,拉著我爹就跑了。

吃過飯,我立馬就縮到床上睡去了,才有了這夢里的一幕。

我是被凍醒的,我媽二十年如一日的掀被子叫我起床,可這次她一掀卻嚇了一大跳。

床上腥紅一片,還有著一些黃白不明的東西,夾著濃濃的腥味,嚇得我媽臉色一青,瞪眼就想罵我,見我也是一臉驚色,只是咬著牙叫我少看一些少兒不良的東西,跟著就收拾床單,讓我自己給自己留點臉,別說出去。

我也嚇到了,昨晚那個夢立馬就涌了上來,可見我媽擔心的樣子,最后還是沒敢說出來,也不知道那倒底是夢還是真的。

這天是我二十歲生日,我爹娘似乎特別高興,做了一桌子好菜,我爹喝高了,最后拉著我痛哭,說著一些我聽不懂的胡話。

說什么就算他沒命也會護著我的,只要我好好的,就算他死了也值了,我娘也在一邊抹眼淚,搞得好像我二十歲生日是什么大日子一般。

突然說這些話讓我感覺毛毛的,一邊安慰他,一邊想著他平時竹筍炒肉時也沒見他手下留情,更沒見他每個月多給點生活費。

好不容易跟我娘一塊將醉得不成樣的老爹收拾好,天已經是傍晚了,我娘拉著我坐在門檻上看著歸牛日落,問我學校生活怎么樣,順帶敲打我不能亂談男朋友。

娘倆的話還沒說多久,就見遠處一陣喧鬧聲傳來,村里的小孩打頭邊笑邊唱:“又哭又笑,公雞抬轎,黑貓作媒,老鼠壓轎。”

我娘聽到這話臉立馬就白了,對著那群朝我家跑來的娃子就大罵。

那些娃子根本就不怕,看著后面哈哈大笑。

只見不遠處,我們村的出了名的瘋神婆正捂著臉哇哇大哭,哭三聲又將手拿開大笑三聲。

而她身后,八只皮毛油光水亮的大公雞昂頭挺胸抬著兩頂火紅的紙轎子,有模有樣的走著。

轎子旁邊一只渾身漆黑沒有一根雜毛的黑貓胸前綁著大紅花,隨著紙轎子一步步的朝我家走來。

后面全是村里看熱鬧的人,嘻嘻哈哈的指指點點。

我看著也稀奇,可我娘卻氣得全身發抖臉色鐵青,轉身拿起屋后的掃把對著瘋神婆就是一通亂打,邊打邊罵:“天打雷劈的,也不看看是誰家,也不怕被天老爺子收去,還不快滾。”

可無論我娘怎么打,瘋神婆就是不走,站在我家門口又哭又笑。

我娘氣不過,拿著掃把就又去趕那八只大公雞,可那些公雞卻紋絲不動,被她一掃前面一頂紙轎糊著的轎簾掉了下來,從轎子里慢悠悠的爬出一只皮毛灰白胡子老長的大老鼠。

那老鼠似乎并不怕人,嘴里銜著一張紙慢慢的朝我媽爬了過來。

“啊!”原本拿著掃把威風八面的老娘,見到這老鼠立馬嚇得放聲大叫,腿腳發軟就好像要暈了一般。

我連忙過去扶住她,拿起掃把就準備去拍那只大老鼠。

可它卻猛的抬頭看了我一眼,只見那雙眼睛居然如同人眼一般,黑白分明,瞳孔緊縮,嚇得我手上一麻。

就這一愣神,那只大老鼠將嘴里銜著的紙就朝我腳下一放,跟著旁邊的黑貓悠長的叫了一聲,瘋神婆哈哈大笑,那八只大公雞突然仰天齊鳴。

那聲音洪亮無比,惹得旁邊圍觀的村民齊聲叫好,我卻心神一緊,隱隱的好像聽到后山有什么回應著這公雞的叫聲,總感覺這公雞一叫,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公雞一叫完,瘋神婆突然好像抽風一般,指著我哇哇大哭,呼天搶地,鼻涕口水滿臉亂抹。

而那些公雞黑貓大老鼠卻一窩蜂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只留著那兩頂火紅的紙轎子在我家門口被風吹得呼呼作響。

村民見熱鬧散了,一個勁的說瘋神婆還有點道行,居然能整出這一出。

可我媽回過神來,卻猛的撲過去,對著瘋神婆又踢又打,我怎么拉也拉不住,瘋神婆也任由我媽踢打,一個勁的說什么對不住對不住。

等我媽踢到幾下,卻又拉著我讓我連夜回學校,千萬別回來了。

我還愣著神,旁邊的瘋神婆卻說不行的,婚書已成,聘禮已下,花轎到了門口,逃不掉的。

“那就去你蛇爹那里,讓它護著你,快去。”我媽瞪了瘋神婆一眼,拉著我就朝后山跑。

我這下明白了,好像我娘怕我被這兩頂紙糊的轎子給拉走了。

雖然剛才那一幕讓我心底發毛,可好歹也是新時代的大學生了,認個蛇爹已經夠丟臉了,再信這些我都沒臉去學校了,連忙勸我媽說這是瘋神婆搞的事,讓她別當真。

可我媽怎么勸都沒用,急著眼叫我去找蛇爹,瘋神婆這會子卻在一邊念念叨叨,說什么冤有頭債有主,欠人可以不還,欠神可以索命,誰也護不住。

反正絮叨得不行,最后我娘被她煩得不行,一腳將她踢翻在地,拉著我就朝村后跑,警告我,如果我今晚不死死抱著我蛇爹藏身的那棵大柳樹,她就不再認我這個女兒。

我見她說得認真無比,只得訕訕的點頭,死死的抱著那棵兩人合抱都抱不住的大柳樹,盯著我娘紅通通的眼,保證就算現在雷劈死我都不放手,死死的抱上一夜。

我娘又是千叮嚀萬囑咐,似乎又想起什么,就又急急的朝家里跑去。

抱樹這種活,一開始抱著還成,我娘走了沒多久,我就感覺雙手發軟胳膊酸痛,想放吧,卻又怕我娘突然襲擊來看。

正愣著神,就聽到遠處一陣敲鑼打鼓鎖吶聲傳來,跟著兩頂火紅的花轎在燈籠的火光中慢騰的朝這邊過來,隱隱的聽到一個陰惻惻的聲音高聲呼喊:“山神娶親,陰人避讓,陽人止步。”

猜你喜歡

  1. 幻想小說
  2. 蛇爹別太猛小說
  3. 秦辰末小說
  4. 柳坤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意甲电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