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個性小說 > 小說庫 > 幻想時空 >望君莫負:別惹廢柴三小姐

更新時間:2019-04-07 08:14:27

望君莫負:別惹廢柴三小姐 已完結

望君莫負:別惹廢柴三小姐

來源:凡人書坊作者:夙卿分類:幻想時空主角:裴云 沐辰

墜海而亡的裴云,魂穿異世。 再睜眸,她便是鎮國將軍府的三小姐。 廢材、花癡…… 這些冠在她頭上的名號,她終有一日要洗凈! 異世再生,卻遇上了真心寵溺她的父兄,哪怕得知裴云而非裴云!前世的緣故,讓她格外珍惜這得之不易的親情,傷她親人者,雖遠必誅! 這一世她只想安安穩穩的過一世,可是偏偏有人就是與她過不去。那狠毒的二姐,時時算計著她,更是處處想著要害了她性命,只因她這“皇長孫未婚妻”的身份;那陰險的姨娘,更是處心積慮的敗壞她的名聲,只因她攔了她女兒母儀天下的路…… 如此也好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哥特式風格的海灘別墅。

別墅里正在舉行著熱鬧的派對,可是角落里的女子顯得與這里格格不入。裴云一手執著高腳酒杯,一邊冷眼睨著這群狂歡的人兒,不曾言語。

裴云正是這棟豪華別墅的主人,她父親是締造了商業神話的裴昊,自然是不會缺錢。

可是,這種光鮮亮麗的生活并不是她想要的。

如果可能,她寧可用這奢華的一切,來換取她父親一丁點兒的關懷。裴云出身是難產,剛生完她,她母親就血崩搶救無效去世。裴昊將一切的過錯歸咎于她,打小就不聞不問,除卻在物質上的慷慨,完全任她自生自滅。這也是裴云生性淡漠的緣故。

她母親是隱匿的水氏一族,天生掌控水元素,而裴云繼承了她母氏一族的異能。

因為裴昊的放任,裴云倒是意外的發現了自己的不同。最起先的裴云只是用異能來惡作劇,后來才慢慢的將它轉化為具有攻擊性的武器。

裴云完全繼承她母親的美貌,覬覦的人自然不少。雖說裴昊并不怎么待見這個女兒,好歹她也是水茜靈十月懷胎生下的,保鏢什么的自然不少,可惜人家裴云不稀罕。

裴昊真正注意到這個女兒的存在,還是從她非凡的經商頭腦開始說起。

裴云十五歲時和摯友蘇蘿一起注冊了一家服裝設計公司,憑借著出色的鑒賞能力和獨道的眼光,很快服裝公司就上市了,不過三年的功夫,就成了服裝界的龍頭老大。之后轉戰珠寶行業,同樣是風聲水起。

裴昊知道女兒的經營才能,也就比當初多留意了幾分。

那日,開完會的裴昊回了老宅,生平第一次與女兒共桌吃飯。裴昊并不是突然親情大爆發,只是想和她商量來公司上班的事宜。有免費的人才不用,那裴昊真就是頭號傻瓜了。

裴云的回應只是一直掛在嘴角的那抹嘲諷,在之后的記者會上,有記者詢問她,明明有這么有錢的老爸,為何想著要自立門戶。

為何要自立門戶?裴云緩緩勾起唇角,將杯中的紅色液體一飲而盡,在心中反問自己。

她記得,當時的回答是:“這十八年來吃他的、住他的,當然要連本帶息的給他還清。不然,我怎么好意思和他斷絕關系?”

是的,裴云和他撇清了關系,搬離了老宅,住進了這棟海邊別墅。

紛雜的喧鬧聲,擾得裴云有些心煩。她擱下手中的酒杯,走出了別墅。

清冷的海風鋪面而來,讓裴云有了絲絲清明。她赤腳走在沙灘上,感受著細沙在腳底跳舞的感覺,一步一步的向海邊的那塊礁石走去,那里是裴云最愛去的地方。

坐在礁石上,裴云望著一望無垠的大海,任憑浪頭接二連三地拍在衣裙上,她突然就有了與海融為一體的念頭。

塵世無戀,這樣去了也好。

裴云起身,向海的深處邁去,任由海水慢慢的漫過膝彎、小腿、胸前、鎖骨、脖子......最后還是投進了大海的懷抱。

裴云是習水性的,可是她不想掙扎,任憑冰涼的海水帶走她的感知,帶走她的意識……

裴云清醒后的第一個想法就是,自己被救了。

可是,四周的環境卻有些詭異。古香古色的床榻,粉色的床幔,還有濃的嗆鼻的熏香......這一切的一切,都十分的不尋常。

裴云畢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起身在房間轉了個遍,確定不是她的那群朋友的整蠱以后,認命的接受了她穿越的事實,而且還是最坑爹的魂穿。

不要疑惑她如何得知自己魂穿,剛才在房間溜達的時候,裴云無意中瞥到了銅鏡中的“自己”。那是一張完全不同的容顏,她本就不在乎容貌這些外在的,自然也沒多關注。

閨房外有婢子在說話,裴云依稀只聽得“廢物三小姐”這幾個字。

裴云轉身又躺在床榻上了,她可沒工夫理會這些碎嘴的婢子,頭疼的她需要的是清凈。

既然是魂穿,少不了的要接受原宿主的記憶。

三歲時的一場高燒燒壞了腦子,從此變成了只會對著美男發花癡的傻子三小姐。明明頂著皇長孫沐黎殿下未婚妻的名號,卻是琴棋書畫樣樣不通,果真不負這廢物之名啊。

這裴云雖然是個傻子,但是她外婆是皇帝的堂妹,又與沐黎殿下同齡,所以皇帝給定下了這門親事。

沐黎殿下年輕才俊、豐神俊朗,是無數少女夢寐以求的夫君人選。這裴云雖然身份尊貴,可她終究是個傻子,怎么配得上沐黎殿下?

都說由愛生恨的女人是十分恐怖的,裴云身邊就有這么一個危險的存在。

裴云的二姐裴曉,自十歲那年御花園宮宴上,與沐黎有過一面之緣以后,一顆芳心從此落在沐黎身上。偏偏礙于裴云是他未婚妻,心中嫉恨已久,沒少暗整她。

裴云這身體的本尊是墜河后才導致她的魂穿,而當然出現在錦鯉池邊的還有裴曉。裴云暗忖,推她下水的八成是這裴曉了。

裴云是決定了要和裴曉不共戴天了,就因為她的緣故,才使得自己尋死不成,反而魂穿了。當然,她也不會傻到一天之內尋死兩次!既來之則安之,不過這具身體還真是差的可以!

裴云正在無限嫌棄這尊身體的時候,門外一陣喧鬧。

門外的婢子一陣恭維,道:“見過二小姐。”

“那個傻子呢?死了沒有?”裴曉的聲音帶著一絲急切。

嘖嘖,光聽這聲音,都能想象得出裴曉多希望她死翹翹。不知道,裴曉看到神智正常的她之后,會激動成什么模樣?

不過就一個思考的功夫,門就被粗魯的推開。裴云想,要不是顧忌淑女的禮儀,裴曉鐵定會踹門了。

婢子一推開門,裴曉就看到了裴云斜靠著床背,好整以暇地睨著她,說不清的魅惑。

裴曉精心策劃的一切都已化為泡影,偏偏裴云比以前愈發勾人,說什么也不能讓她好過。一切阻礙她成為沐黎殿下嫡妻的人,都得死!

裴曉向身側的婢子示意,身著翠衣的婢女翠瓔,開口道:“喂,傻子,沒看見二小姐過來了嗎?你怎么還坐在床上?”

“傻子?一介賤婢竟然敢這樣稱呼本小姐?呵呵,裴曉這就是你教出來貼身丫鬟?果真是有什么樣的主子,就有什么樣的狗!”裴云美眸一橫,寒意徹骨。

“你、你不傻了?”裴曉嚇得不輕。

“你有見過鬼是傻的嗎?”裴云壓低嗓音,陰森森道。

“三小姐,不要來找奴婢,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啊!奴婢一定給您多燒些紙錢,求您千萬別纏著奴婢!”剛才還趾高氣揚的翠瓔嚇得雙腿發軟,不停的求裴云的“鬼魂”放過。

裴曉起先也唬得不輕,細細思索以后才明白被耍,當下一腳踹向跪著的翠瓔道:“沒用的東西,鬼是懼光的,她若真是鬼,還能在大白天出沒?”

翠瓔明白自己被耍,一邊扇自己耳光,一邊道:“小姐教訓的是,奴婢知錯了。求小姐原諒奴婢這一次。

裴曉現在在意的是裴云的“目中無人”,就算是恢復神智了又如何?她照樣不會讓她好過!當下斂眉,對著身后的兩個女婢吩咐:“梅香,竹韻,把你家小姐給我壓過來,狠狠的掌嘴,讓她長點記性。”

“是,二小姐。”梅香和竹韻走上前,想要扣住裴云的手腕,將她拽下床。

裴云美眸微寒,素手輕翻,掌心上方幻化出數十枚冰棱。手腕輕揮,冰棱飛向她二人。待回神,梅香、竹韻兩人容顏皆毀,手掌被廢。

裴曉嚇得一個哆嗦,想要逃離,卻已來不及。腰間被一條細細的水鞭給捆住,掙脫不開。

“作威作福這么久,我們是不是該算算帳了?”裴云悠然開口,可是語中的壓迫和冷意讓裴曉戰栗不矣。

“你到底是人是鬼?”裴曉顫聲詢問。

“我說我是被你推下錦鯉池中,被水鬼附身,找你索命的,你信不信?”裴云一陣冷笑。

回應她的是翠瓔的尖叫和裴曉的昏迷。

“無趣!”裴云不屑的瞥了一眼亂作一團的眾人,淡淡吐出一言。

她還以為裴曉的‘戰斗力’不錯的,誰知道這么快就掛了。當下也懶得理會她們,冷冷道:“帶上你的主子滾回去,沒事不要再來擾我清凈。至于梅香、竹韻,叫管家將她們給我換了。”

“是是是。”翠瓔如獲大赦,連滾帶爬的扶著自家主子逃出了凌竹園。

一切歸于寧靜。

猜你喜歡

  1. 幻想小說
  2. 裴云小說
  3. 沐辰小說
  4. 女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意甲电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