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個性小說 > 小說庫 > 幻想時空 >網游之男神到我碗里來

更新時間:2019-04-07 08:25:58

網游之男神到我碗里來 已完結

網游之男神到我碗里來

來源:凡人書坊作者:白忽分類:幻想時空主角:樊音 顧時君

這是一個學長大神偷心不成反被撩的故事。 在古風巨制網游《天涯》的世界里,同一所學校的大一外語系系花樊音和大三全民男神顧時君狹路相逢。 現實世界里沒人知道樊音曾經是一個兩百斤的大胖子,網絡世界里也沒人知道PK榜排名前十的高手樊音一年之前還是一個游戲小白…… 而讓樊音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全是因為她的男神顧時君。 因為別人說,配得上男神顧時君必須是閉月羞花之貌、沉魚落雁之姿大美女,然后樊音為此下決心減肥,每天只吃兩根胡蘿卜…… 因為別人說男神最喜歡玩網游,所以她苦練男神固定隊最缺的職業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樊音這幾天有點點背。

不論是游戲還是現實,她都覺得自己像是踩著狗屎大道一路前行,那酸爽。

樊音是s大法語系大一的學生,一個不化妝不打扮不亂搞不夜店的乖寶寶,除了人長的挺漂亮學習不錯,也偶爾包宿和小伙伴打打游戲,基本上就沒有什么別的能讓人注意到的地方。

但就是這么一個放在s大人才輩出的學生大潮中瞬間就能被淹沒的小小小透明,這幾天被他們那個帥氣多金的輔導員盯上了。

原因無它,樊音的高數掛了。

作為一個連在高中數學都從來沒有及過格的人來說,大學學習高數堪比酷刑。

樊音很是怨念。

于是在這股濃烈的怨念下,樊音從食堂樓梯上摔了下來,成為學校史無前例的第一人。

好在沒有傷的太嚴重,只是踝骨骨折和小腿骨骨折,所以她這幾天一直在寢室休息,除了打游戲也沒有什么別的能干的。

某一個陽光燦爛的周日,樊音的厄運再次降臨。

“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的人生有什么特別的地方,直到今天。”

樊音在床上抱著電腦突然來了這么一句。

“怎么了?”同寢的唐珮湊過去看了看樊音的電腦。

三分鐘后,唐珮給出如下評價。

“狗屎的參與度如此之高的人生,也真不容易。”

樊音欲哭無淚。

誰能告訴她盜號的不偷東西專門揍人是什么節奏?!

樊音玩的游戲叫做《天涯》,是一款古風游戲,美工和劇情很強大,宣傳片上的打斗場面很震撼,直接戳中樊音那顆躁動的小心臟,于是入了坑,然后她就再也沒出來過。

樊音玩游戲很變態,完全沒有遵循她現實中平凡的生存方式,不加盟會不加幫派,打怪從來靠單刷,副本也只加野隊,喜歡PK喜歡殺人,只要有人惹到她非安全區內她能追殺到對方刪號,當然一切都是建立在她強大的操作的基礎之上。

因此她的仇人遍布整個服,但是因為她這種不做作的性格朋友也多,再加上她彪悍的操作,基本上平時出門也都相安無事。

但她只是三天沒上號,就被盜號的這種殺千刀的鉆了空子。

據目擊者回憶,這三天里樊音的小劍士逮住她的好友只要看見就屠殺,每一個人被殺的次數三天下來平均不下五十次,本來網絡上建立的感情就脆弱,這下好了,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一點情面都沒留下來。

更令人發指的是這個盜號的打不過人家還打,樊音的pk勝率原來是97%,現在成了86%,直接把她從pk女榜的神壇上拉了下來。

樊音想哭。

唐珮拉個凳子坐在樊音身邊安慰她:“沒關系啦小音音,你就當識人不清眼睛瞎了唄,反正你操作牛逼,再打回來不就好了嘛。”

樊音:“……”

原諒她讀書少沒聽出來這是安慰……

唐珮回了自己的桌子前打開電腦登陸游戲,然后就看見世界上炸了。

【世界】百里長安:我看見紅袖梵音了。

【世界】無為在歧路:快報坐標。

【世界】小喇叭:南疆〔963,72〕。

【世界】闌尾炎的小姑父:臥槽她不會又大開殺戒了吧。

【世界】阿布撒哈拉:樓上的某個字有待商榷。

【世界】小喇叭:喇叭目測沒有,至少現在還沒有出現人命案子,大家可以放心。

【世界】孤家寡人:求組隊同殺紅袖梵音。

【世界】噢噢噢哦哦:樓上的我敬你是條漢子。

【世界】小喇叭:不排除他去上廁所這種不可抗力因素。

【世界】孤家寡人:當我沒說……

【世界】無為在歧路:慫,我要去殺他了,大家再見。

眾人:……

樊音看出來了,她被追殺了,而且賞金絕對誘人,不然不可能這么多人盯著她。

突然感覺生活好艱難怎么破?!

但當縮頭烏龜不是樊音的個性,所以當即她也發了世界。

【世界】紅袖梵音:有膽子殺我的大可放馬過來,但別忘了我紅袖梵音是個小心眼記仇的。

世界上沉寂了幾秒鐘。

然后又炸了。

【世界】小喇叭:恭喜,張揚的恣肆的紅袖梵音回來啦!

【世界】噢噢噢哦哦:臥槽我好激動是幾個意思,好燃啊啊啊!!!

【世界】小喇叭一號:據悉紅袖梵音不正常的這三天是碰到了盜號的,但真實情況如何還不得而知。

【世界】小喇叭二號:接下來的情況小喇叭報的記者會繼續跟進。

【世界】唐瓷:我作證,梵音這幾天沒有上線。

唐瓷是唐佩,在游戲里被廣大粉絲視作和樊音的官配。

世界上又吵鬧了一陣,直到某個聲音的出現。

【世界】繞指柔:呵,大家就不記得她剛開始是怎么說的?

【世界】繞指柔:原來大家的忘性這么大,一句盜號就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凈,真不錯呢。

樊音:黑人疑惑臉???

樊音有點懵。

“這個繞指柔是個誰?”樊音轉過頭問唐珮。

“唐門的刺客,幫派雪域博山的長老,你游戲里老公的追求者。”唐珮翻了翻繞指柔的基礎信息,然后想了想和小喇叭家族的八卦,得出了結論。

樊音愣了愣:“臥槽我有老公了,我怎么不知道?!”

唐珮無比淡然:“盜號狗威力無邊。”

唐珮說完這句話之后宿舍里安靜了一瞬間,然后就聽見樊音攥著的拳頭發出了一聲脆響。

咔吧。

“你知道我現任是誰嗎?”樊音的聲音簡直是從牙縫里蹦出來的。

“不會吧。”唐珮眨眨眼,然后翻開紅袖梵音的角色信息。“哇哦音音,你中獎了呢。”

“呵呵。”

樊音在游戲里被結婚的對象叫做連州公子,君子閣閣主,《天涯》生活玩家第一人,也是樊音游戲里的死對頭,是被她視為游戲敗筆的pk敗率3%的締造人,仇人中的佼佼者。

“音音,說不定這是你狗血人生的開端,也許你會和他在打架中產生濃烈的不知名感情,直到某一天爆發,你發現你愛上他了,然后……”唐珮的腦洞開破天際,開始為樊音描繪她未來的生存歷程。

“停!”樊音打斷她,眼神頗為復雜地看了她一眼,“你腦袋里裝著這么多的小言劇情,我很擔憂你畢業后如何生存。”

唐珮給她拋了個媚眼。

“夠夠的了。”樊音伸了個懶腰,指了指游戲,“你知道機械工程的廖祈南嗎?”

唐珮一臉的莫名其妙。“知道啊,建筑系草,追求者能排到學校后門五百米開外的包子鋪那個,怎么了?干他毛事?”

樊音聳聳肩。

“……”唐珮沉默了一秒鐘“臥槽你不會接下來就要告訴我連州公子是廖祈南吧!”

“嗯哼。”

“人生有點幻滅。”唐珮喝了一口水壓了壓驚,“你怎么知道的?”

“其實說來話長,廖祈南跟我從小就不對盤,他撕過我的作業,刪過我的ppt,偷過我的書,我黑過他的電腦,砸過他的桌子,偷過他體育課的衣服。”

唐珮:“……目瞪口呆jpg.”

“好吧我坦白廖祈南是我親哥。”

“我覺得臥槽這兩個字已經無法表示我內心滔滔不絕的驚訝了,你先等一等,我覺得我得吃一顆速效救心丸。”唐珮翻箱倒柜開始找藥。“等等……”唐珮像是想到了什么動作忽然頓住,轉身看了看樊音:“所以說……你亂倫了?”

樊音愣住。

臥槽兄弟你重點關注錯了好嗎?!

樊音和廖祈南在初中二年級以前一直是相愛相殺的的關系,廖祈南大她兩歲,從小樊音就是在欺壓與被欺壓之中度過。

初二那年樊音的父母離婚,廖祈南跟了樊音爸爸,樊音跟了她媽媽,改了名字,然后直到上大學之前就一直沒有見過廖祈南。

其實上了大學樊音也沒有真真正正和廖祈南打過照面,除了偶爾在運動會上看見他的颯爽英姿以外她就沒有什么機會見他,以至于樊音現在一直懷疑其實廖祈南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同一所大學。

“其實我跟廖祈南都有十年了吧將近,沒有見過面了,我也是偶然知道他玩《天涯》,后來就一直在游戲里找他茬,誰讓當年他們兩個大男人拋下我們母女不管不顧的。”樊音**指甲,跟唐珮解道。

唐珮吐槽:“你這身世都能譜寫一部《悲慘世界》了。”

“謝謝夸贊啊。”樊音皮笑肉不笑的回了唐珮一句。

“好,我們現在回到正題。”唐珮走到樊音身邊拍了一下桌子,嚇了樊音一跳。

“我翻了翻小喇叭發給我的前幾天的世界截圖,你的發言可謂是十足十的紅袖梵音風格,不光張揚,還欠揍,你先是大肆辱罵繞指柔,然后指名道姓把自己好友罵了個遍,尤其你還說‘你們大可質疑我被盜號,沒關系,今天我就把話擱這兒,老子就是看你們不爽,就是想大開殺戒怎么樣?’臥槽我看了都很想打你啊,后來你就把繞指柔殺了,你知道嗎,那天本來是連州公子和繞指柔成親的日子,后來連州公子居然跟你結婚了,這事兒擱誰身上誰受得了啊,然后你就被繞指柔追殺了唄。”

樊音:“……”

“所以我猜這個人其實是你現實中的仇人,她逼你在游戲里身敗名裂,然后再爆出你的真實身份,《天涯》里咱們學校的學生有很多,然后你就出名了,多棒!”唐珮分析的頭頭是道,然后看了看樊音。

“你猜是誰呢?”樊音問唐珮。

兩個人對視一眼,心照不宣地想到了同一個人。

“李曉柔。”

猜你喜歡

  1. 幻想小說
  2. 樊音小說
  3. 顧時君小說
  4. 女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意甲电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