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個性小說 > 小說庫 > 歷史軍事 >我和鄭和下西洋

更新時間:2019-04-16 22:30:39

我和鄭和下西洋 連載中

我和鄭和下西洋

來源:YY全本作者:半包軟白沙分類:歷史軍事主角:馬恩 馬錦兒

臥底警員誤入明朝,第一件事就是盤算打劫,從此掉入大明的泥沼不可自拔。為了自己的生計,為了幼妹的幸福,他一頭扎進了錦衣衛的懷抱。他是馬恩,三寶太監之侄,七下西洋的寶船錦衣衛。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哥!哥!”

迷迷糊糊中,馬恩聽得一個稚嫩的聲音在耳邊喚他,他習慣性的一攬手,將身邊的人兒一把攬住。

“哥!你醒了!”那嬌嫩的聲音綻放出一絲歡欣:“你渴不渴,我去燒點水來!”

“聲音不對?”馬恩雖未睜眼,但是聽出來聲音不對。昨天晚上的那個女孩,雖然也是滿口“哥啊!哥啊!”的喊著,可是喊得膩歪,身材也和自己攬住的這個身子有點不太像啊,馬恩可是一直喜歡豐滿型的,懷里這種苗條到骨感的女孩,可一直都不是他的菜。

他的頭也有些疼,但絕非是喝醉的那種脹痛,而是一種很熟悉的感覺。馬恩運起一口氣略微的活動了一下,跟小時候被人用麻袋扣住,暴打一頓的感覺太像了,還真他媽的有點懷念啊!

懷里單薄的身子,輕輕的掙脫了他的手,歡快的朝著門口走去,似乎馬恩的醒來,對她來說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情一樣。馬恩坐了起來,瞳孔猛然一縮,仔細的打量著四周,心緊了起來。搞什么鬼?這是夜總會推出的新服務嗎?仿古風?可這隨便找幾塊木板這么一搭就湊的一個屋子,分明是換了一個地方。

突然的變化,讓馬恩他習慣性的將收伸向枕頭下面,觸手卻是冰涼的一個瓷枕,毫無疑問,這樣的枕頭下面,可是藏不住他那片刻不曾離身的手槍的。

這一伸手,讓有些迷迷糊糊的他,登時驚醒了過來。

作為一名臥底的警員,適當的放松,甚至陪著犯罪分子,踩踩法律的紅線,都是規則允許的,所有的這一切,都只有一個目的,在完成任務前,保證自己的絕對安全。這一天到晚隱藏真實的自己,在一群熟悉的陌生人中周旋,這手槍無疑就成了他最忠誠的伙伴,只有他不會背叛。

眼前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第一,他在做夢,做一個無比真實荒謬的夢,這個夢里,甚至連他喜好的女人的類型都改變了;第二,這是一次考驗,他臥底的這個販毒團伙,對他起了疑心,甚至還對他使用了迷幻藥品之類的東西,希望借此套取出他的真實身份。

“哥,別找了,家里沒錢了!”還是那個稚嫩的聲音,馬恩順著聲音看去,一個頭發綰成一團的瘦弱女孩,端著一個瓷碗,站在他的面前,兩只靈動而漆黑的大眼睛里,隱約閃動著一團霧氣:“當衣服的錢,你昨天就拿出去了,家里一個銅錢都沒有了。”

“當衣服,當什么衣服?”馬恩有些警惕,生怕言語中中了什么圈套,支支吾吾的說:“我是說衣服當出去了,家里還有沒有別的了。”

“哥你不是逗我吧,你說現在天氣熱,冬天衣服放在家里也占地方,還不如換點錢。你丟給樂大爺那里,沒準還能夠錢生錢,能換點好吃的回來!”女孩將手里的碗遞給馬恩。馬恩謹慎的接過來,盤算著應付的話。

樂大爺!一個陌生的名字,馬恩不露聲色,警覺的將名字默記下來,盯著女孩,目光有些怪異。

“你怎么了哥?”女孩感覺有些不對起來,她突然緊張起來,問道:“哥,是不是昨天打到頭,你連開賭坊的樂大爺都不記得了嗎?”

“呵呵,開賭坊的樂大爺,我當然記得,怎么會不記得呢,就是剛剛起來,有點暈!”馬恩憨憨一笑,搪塞道。

女孩使勁湊過來,疑惑的看了半天,最后見到他沒有事情,有些驚魂未定的舒了口氣:“嚇死我了,哥,你千萬不要有什么三長兩短啊,我聽趙大娘他們說,人要是打到了腦袋,很多事情都想不起來的,哥,你看著我,我是你的妹妹馬錦兒,你什么時候都不能忘記我哦!爹和大哥都不在了,我就你一個親人了,要是你都不認得我了……”一邊說著一邊眼淚汪汪的好不可憐。

“記得,我當然記得!”馬恩一邊說著,一邊打量著四周,這決不是一個夢,馬恩很清醒,不用捏自己就知道所處的位置,他的大腦迅速的分析起來,溫濕的風吹進來,讓他感到陣陣的寒意。難道是在影視城?可是,這面前這個明顯的營養不良十來歲的小女孩,又是怎么回事情?

“錦兒!”他試探的叫了一聲,見到她沒多大反應,就大著膽子繼續說道:“哥只是有些迷糊,沒事情的,昨天有什么人找過我,或者發生了什么事情,我現在腦子一想東西就疼得要命!”

“嗯!”錦兒不疑有他,乖巧的坐在馬恩的身邊,順手接過他喝了幾口水的瓷碗,小心的放在窗前的小桌子上。

“昨天哥你說去試試手氣,若是博錢贏了,就回來給錦兒帶果子吃,后來沒多久趙大娘就來告訴我,你又被樂大爺賭坊的那幫人打了,我就和趙大娘從后面巷子里把你扶了回來,然后你就睡了一覺,現在醒了,可擔心死我了!”馬錦兒一邊說,一邊用小手拍拍自己的胸口,一副余驚未消的樣子,煞是可愛。

馬恩的肚子咕咕的叫了幾聲,這個時候,馬恩才覺得自己的肚子很餓了,原本這感覺不是那么明顯,但是這幾口水一下去,他的五臟廟開始干活,很快就發現他的胃里一無所有,所以,很不高興的提出了抗議。

“我去給哥蒸菜團子,昨天的菜團子還有好幾個呢?”馬錦兒顯然是聽到了他肚子里的動靜,乖巧的起身,朝著外面跑去。

不是夢,夢沒這么真實,他摸了摸馬錦兒坐過的地方,尚有余溫,誰能在夢里感覺到溫度。若是說這是個考驗的話,他也不相信,因為這個丫頭的目光里蘊含一種許久未見的感情,那叫做――真誠!

什么都可以偽裝,唯獨真誠不能偽裝!

“不會是穿越吧!”他的腦子里莫名其妙的起了一個荒謬的念頭,這幾年“穿越”成了一個流行詞,而且,似乎各種各樣的穿越方式,逐漸有從千奇百怪朝著睡夢中穿越統一的趨勢,而自己不就是一覺醒來,就到了這破地方,似乎,用這個荒謬的理由解釋這種荒謬的情形,雖然荒謬,卻是最合乎邏輯的。

女孩的服飾,頭發,說話的語氣,甚至話里話外的內容,都不帶任何現代人的氣息,不是刻意營造的話,那就是他穿越到了古代,似乎這樣解釋很是合理。不過,如果真的是穿越的話,這問題又來了。

聽剛剛這女孩說,自己是被人狠狠的揍了一頓才剛剛醒過來的,而且,聽她的意思,這樣的情形,也不是一次兩次了,貌似自己是一個窮的叮當響還要去賭場耍錢的賭徒,不,確切來說,是一個爛賭鬼。要是這樣的話,那就悲劇的很了。人家穿越帝王將相,輪到他了,就是一個爛賭鬼;人家家財萬貫,輪到他了,他就不文一名,這是真的,他現在連那個女孩說的一文錢都沒有,這也太操蛋了一些吧。

他帶著僥幸的心理,慢慢下的床來,走了出去,若是一次考驗,沒道理會讓他自由行動,自然有人會出面來干涉,但是一直到他走到院子門口,看到門外一片古色古香的建筑,那一條蜿蜿蜒蜒鋪向幽深的青石板小徑,看到小徑上一個個或者短襟,或者長衫走動的人,看到小徑盡頭大樹下坐著的服飾各異嘮嗑著婆姨們,他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聲,靠在了那單薄得要命的門板上。

“哥,你怎么出來了,你身上有傷呢?”唯一干涉他的行動的只有馬錦兒,馬錦兒看到了外面的他,急忙放下手里的活計,跑了出來,費力的攙著他,將他扶了進去。

“我這就快好了,哥,你忍一忍啊!要是餓得慌了,就先喝兩口水!”小丫頭似乎很有經驗,“躺在床上不動,就不會餓的太厲害,喝水也是一樣的,喝得飽飽的了,也不會感到餓了!”

馬恩躺了下來,望著頭頂上那蛛網密集的屋頂,心里忍不住一陣心酸。這馬錦兒才多大,就能夠有這樣的生活經驗,看來,她挨餓的次數,一定不少,難怪她一副營養不良面黃肌瘦的樣子,自己這副身體的原來主人,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混蛋啊?明知道家里有幼妹還在挨餓,連冬衣當的兩個錢都要拿去賭,這樣的人,大概連老天都看不過眼,才叫自己取而代之的吧。

三個青黃色的菜團子,被馬錦兒如若珍寶的端了出來,她自己拿了一個,剩下的兩個,給了馬恩。馬恩三口兩口的吞下了肚子,菜團子不大,而且很糙,不知道是什么做的,還有點刺喉嚨,馬恩又喝了幾口水,才艱難的把他們吞了下去。

他敢發誓,這是他這一輩子吃到過的最難吃的東西了,可是一見對面的馬錦兒,還笑瞇瞇的捧著一個菜團子,吃的津津有味,對這個女孩卻好奇了。馬恩看到她的手又紅又腫,顯然是被什么扎傷了。

馬錦兒的手突然一縮,藏在身后,說:“哥,以后別賭錢了。”錦兒突然瞪著馬恩有些試探的問道:“錦兒可以幫人家做針線了。”

“好吧”,馬恩暗道:“就算我穿越了,別人穿越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為自己掘第一桶金,然后爭霸天下,商海縱橫什么的,自己倒是很別出心裁,吃完了這兩個菜團子,自己要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為自己找飯轍,不然的話,下一頓如果不出意外,鐵定是自己和自己這個名義上的妹妹,要餓肚子的。

更加讓他無語的是,他至今還不知道,現在他是身在什么地方,此時又是什么朝代。當然,最登峰造極的是,他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很明顯,若是他不承認腦袋被打壞了的話,他就無法開口向馬錦兒詢問。

猜你喜歡

  1. 歷史軍事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架空小說
  • 最個性小說歷史軍事小說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歷史軍事小說大全,打造歷史軍事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歷史軍事小說免費閱讀。看歷史軍事小說,就上最個性小說。

  • 玉螭吻
    玉螭吻

    作者:塵染青衣

    歷史軍事

  • 遼國風云之耶律宏基
    遼國風云之耶律宏基

    作者:草根芝麻

    歷史軍事

  • 虎狼
    虎狼

    作者:灰熊貓

    歷史軍事

  • 王牌特衛
    王牌特衛

    作者:梅雨情歌

    歷史軍事

  • 極品師爺
    極品師爺

    作者:夜楓語

    歷史軍事

  • 抗日之戰將傳奇
    抗日之戰將傳奇

    作者:塵土nn

    歷史軍事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意甲电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