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個性小說 > 小說庫 > 仙俠武俠 >劍心長虹

更新時間:2019-04-16 22:46:04

劍心長虹 連載中

劍心長虹

來源:YY全本作者:春風來了又去分類:仙俠武俠主角:傾千觴 樂笑歌

人心即劍心。一輩子學完不了的劍,一輩子還不清的情。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一處野外空曠之地,烏鴉盤旋哀嚎之音作祟,天空烏云遮蔽,伴著悶雷之音,讓人覺得格外壓抑。這本該是夕陽西下,紅霞滿天的懶暖時刻,卻顯的異常黑暗深邃。

也只有那霹靂驚雷才能炸破這無邊的暗幕,帶來些許光明。依靠那稍縱即逝的光景,不難看到有一副冷俊的黑衣身影,雙手持劍懷抱,似挺拔俏松屹立在山崖峭壁一般孤傲。

少時,雨拉開了帷幕。

而在正對面打量黑衣身影的那一絲藍裝勁縷,卻閑散斜立,慵懶的樣子像剛睡醒一般。

一手撐起一黑油紙傘,一手正把玩狼獠牙一般漆白匕首的那藍裝者。正是今以輕功‘驚鴻燕步’冠絕至今,一雙匕首‘獠白牙’與‘漆冥刃’稱雄武林。提起便教江湖人莫不動容的“月夜雁影”——風夜行。

風夜行看向那黑衣身影良久,卻不見其有所動。皺眉回思,初發現這家伙是在玉皇城中,一直遠遠吊在自己身后,不緊不慢。而且囂張到連自己跟蹤的樣子都懶得隱藏,便心下玩味溜了他幾天。本想讓對方知難而退,可沒想到對方韌勁不錯,一周的光景,仍然跟著自己,十足一個粘人的家伙。而現在,玩也玩夠了,自己還有正事。所以在玉皇城外三百多里的曠野之地停了下來,也該是時候結束這無謂的游戲了。

思緒即止。風夜行嘴角拉出一絲弧度,打俏音響起,“朋友,沿路跟我甚久,縱雨天也不放過。錯非你我有何解不開的誤會。不如細下道來,借雨天光景就此化解,不也是頗為浪漫風趣嗎?”

話落。風皺起,輕輕帶起那黑衣客頭頂斗笠,風夜行借那片刻,只看到那一雙銳利而又不含任何感情的黑眸,便打消了那份勸服來人的念頭。 

那么一句,“你死為終”,淡淡飄散在這雨中低沉的話,也就不怎么讓風夜行有所驚訝了。

‘獠白牙’在空中劃出幾道優美的弧線,帶著雨水灑出漂亮的漣漪,煞是好看。當空轉了幾圈落下,穩穩停在風夜行手中。

“這又是何苦呢?”

仰天看著這似無休止的雨水,簾幕一般拉開在他與那黑衣客之間,模糊的有些讓風夜行看不真切了,長長嘆息一聲,語氣中充滿說不清,道不明的復雜滋味。又隨即低頭自嘲一笑,“不過這樣也不錯”。

雨幕暗色,只看到風夜行的身形輕微晃動了一下,突然像被觸破的泡沫一般,‘啵’的一聲便瞬間消失在空氣中。下一刻,暴漲的殺意自黑衣劍客背部而起。

自不愧為以輕功稱雄的好手,桀驁的“錯”音剛飄到孤傲背影耳旁,風夜行已經伏于他身后。獠白牙正如虎撲食一般張開血腥大口,襲于那黑衣劍客后心,沿路的雨水皆被獠白牙一點一滴開膛破肚而來,其勢不可謂不強。

“好!”只聽到一聲大喝,黑衣劍客不見回身,猛把住劍鞘,往后頂去,與背后攻來的獠白牙相觸發出鏗鏘之音,兩人倏然分開,黑衣劍順勢將衣袍一把撩開。提起劍鞘卻不抽劍而出,反而合著劍鞘,如青龍出水一般向前刺了過去,待劍身將出之時,又不知為何與突然出現在身前與獠白牙匕尖呈針尖麥芒之勢相撞,一絲花火在兩者之間閃起,又彈指一瞬消失不見。

暴風雨來的愈加猛烈,砸在劍上,匕上叮叮當當交錯之音不盡不休。風夜行驚鴻燕步全力施展開來,繞著黑衣劍客若蜂環花叢,一手撐傘,一手執著獠白牙從各個刁鉆的角度刺進,叫人防不勝防,若換作旁人,早被刺成篩漏了,但黑衣客手中劍鞘似白龍出水,上下騰飛,只消一柄還未出鞘的劍,就攔下風夜行的所有攻勢。

風夜行見黑衣劍客仍不拔劍。冷哼一聲,一轉身黑油紙傘朝黑衣劍客面部抹去,隨即一腳踏上橫攔在黑衣劍客身前的劍鞘。借力一個回鶻之勢,帶起獠白牙劃破了黑衣劍客臉上的面罩,挑飛了黑衣劍客頭上的斗笠。回身與空中飛舞的兩截破布一同落了地。

————————

“厲害。”黑白斑駁的發零散且亂,胡子唏噓拉喳,大致看去只是一個飽經滄桑的中年男子,但那刀刻一般鋒利耐看的薄唇,和那比劍還鋒利的眼,卻不得不讓風夜行打起十二萬分精神。

兩人又回到原地。似一幅什么也沒發生過的樣子,唯一不同的,只有躺在地上被一分為二的斗笠。

“哼。”風夜行開口道,“朋友這一副容貌,又不是丑的見不了人。遮遮掩掩,不覺得裝神弄鬼?”

沒有斗笠的遮攔,雨水從劍客額間滑落,滴在劍上,又順劍鞘流過,‘叮咚’一聲脆音下歸落大地。“死人,沒有資格過問。”

不再等風夜行開腔。那一劍白芒已驚天亮起。天上驚雷,不過如此。錚然一聲,若青鳥戾聲嘶鳴。劃破長空夜幕,直直向風夜行刺去。

“好劍!”風夜行大喝一聲。大手朝天一張,一把扔開了握在手上的黑油紙傘,又緊抓住從袖中飛出的漆冥刃,雙手重疊,形犬牙差互態勢,飛身迎了上去。

兩人的劍與匕首若沸水與白雪相遇一般。不聞音來,但見二人身邊的雨水驟然回放一樣,被氣機牽引,本該落地的雨水紛紛向天上飛去。接著又大珠小珠落玉盤一般散落在地。

一觸即發!

風夜行一手將獠白牙壓在劍上,另一手猛將漆冥刃掄起,朝黑衣客頭頂劈去。那黑夜劍客抬頭冷然看那在眼前放大的匕尖,絲毫不見慌亂,一手反轉,將壓在劍上的獠白牙反壓劍下,斜劍咬住頭頂而來的漆冥刃。  

不等黑衣劍客下步反擊,風夜行已脫身反走。黑衣劍客即追之時,獠白牙卻從風夜行手中脫飛,撲向他的面門,黑衣劍客站定一劍剛挑飛獠白牙,眼角卻發現第二把漆冥刃已到眼前。

這兩把匕首正如其名。獠白牙混身通白,上有花紋鏤空,匕身細刻精琢,別致好看,仿佛工藝品一般。相反漆冥刃則是通身灰黑,古樸簡素,看起來像快生銹一般,但天下人沒誰敢小瞧這兩把匕首。無他,只因為他們的主人叫風夜行罷了。

這飛來的漆冥刃竟然借獠白牙的影子藏匿起來,使兩把匕首巧妙化為一把。等黑衣劍客再眨眼間隙,挑飛的獠白牙已經被風夜行摟起從斜方刺來。這一前一左,好像兩個風夜行一同搏殺這黑衣劍客。 

黑衣劍客眼角微瞇,劍也不去刺了,一個下腰躲過面前的漆冥刃,一手撐地,翻起一腳踢在風夜行持匕的手腕上,又一腳將風夜行踹到自己身后。待落地之后,又一轉身一把劍橫拍在飛過的漆冥刃上。

漆冥刃借一拍之力,威勢不減,反有所增。只不過這次目標從黑衣劍客變成了風夜行。

風夜行此刻還來不及穩住后退之勢,眼角瞥到飛來的漆冥刃。強行側身將漆冥刃閃過,一手探出剛抓住漆冥刃,便聽到耳畔獵獵風聲作起。回頭看去,那一雙不含感情的雙眼,漸漸放大在他眼前。

劍已不到身前一寸,風夜行目眥欲裂,甩起一手挑起獠白牙想要攔那飛來一劍。但卻已是回天乏力,對方送劍的手輕輕一動,平推的劍便轉為豎立,獠白牙只堪在劍上咬出一道淺淺的痕跡,終是未能阻止得了這靈性一劍了。

……

下一刻,無邊暗幕中拉出一絲溫暖的紅線,這二人同時收勢而立。風夜行背對黑衣劍客而立。艱難從牙關擠出來一句話,“好快的劍,你到底...到底是誰?為何...”  

黑衣劍客緩緩將劍歸鞘,動作優雅可觀,他沒有回答風夜行的話,反而慢悠悠地從嘴里吐出兩句詩來,“劍偏鋒走亦輕塵...零落散漫...步扉煙。” 

聽聞此聲,風夜行手間匕首叮當落地,瞳孔驟然緊縮而后慢慢放大,身體抑不住地顫抖,掙扎轉身過來。最終開始劇烈的晃動,無助地捂住流血的喉嚨,嘴中呃嗬不清,模糊地吐出幾個音來,“你…你是…她…,”。

黑衣劍客黑白斑駁的發在空中晃了晃,“你的匕首,也不慢,不錯。”

風夜行視線中那黑衣劍客身影漸漸模糊,嘴里不住說道“…不…不…錯…錯了…我…我…非”。

但因這一劍之威,卻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了,風夜行身體中的力氣像被抽空了一樣,連簡單的站立也做不到了,終還是慢慢滑落了下去,頹然砸在地上,濺起一灘泥水,眼睛睜大仿佛為未結之語道出種種不甘,卻再也無法讓人知曉他想要說些什么了。

天色愈來愈晦暗,雨勢也越來越大,不一會兒便將地上鮮血沖刷不再,除了那躺在地上的風夜行和伴著他的那獠白牙,仿佛什么也沒發生過的樣子。天還是那個天,雨還是那個雨。

黑衣劍客轉身良久矗立在風夜行的尸體之前,神情漸變復雜。

“結束了。”那黑衣劍客喃喃自語,似哭似笑。低頭將插在自己左腹的漆冥刃拔了出來,扔在風夜行的尸體上。緊接長嘆一聲,終是消失在風雨夜中。

猜你喜歡

  1. 青春校園小說
  2. 熱血小說
  3. 江湖小說
  4. 權謀小說
  • 最個性小說青春校園小說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青春校園小說大全,打造青春校園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青春校園小說免費閱讀。看青春校園小說,就上最個性小說。

  • 破魔
    破魔

    作者:游方

    仙俠武俠

  • 全系靈師要逆天
    全系靈師要逆天

    作者:陌筱

    仙俠武俠

  • 風聲鶴唳
    風聲鶴唳

    作者:黑馬河

    仙俠武俠

  • 蜀山風云錄
    蜀山風云錄

    作者:蘭若

    仙俠武俠

  • 洪荒后勤部
    洪荒后勤部

    作者:燃燒吧土豆

    仙俠武俠

  • 逆戰魔天王
    逆戰魔天王

    作者:琴子

    仙俠武俠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意甲电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