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個性小說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王爺,為妻要休書

更新時間:2019-04-28 09:06:02

王爺,為妻要休書 已完結

王爺,為妻要休書

來源:凡人書坊作者:寂筆言分類:古代言情主角:南月凝妍 墨炫逸

她是最賦有“美”名丞相家的五小姐南月凝妍。美貌與智慧的并存者,性別女,愛好男。他卻是最具聰明頭腦,當今王上的第九子,永天國逸王爺墨炫逸。煙云彌漫只見一位婀娜多姿的身影此時正輕解羅紗瑤步進入了沐池當中。猛然間池中鉆出來一個男人的面龐,玉面劍眉星畔,一切都是仙人的寫照。“你是誰?長得好俊俏?是你娶我?還是我嫁給你?”女子不羞不臊的說道,半露的玉肩在面,讓人有幾分悸動。“姐姐,是你?嬤嬤說看了女子的身子要娶她作娘子,待會我就跟父王說讓我跟你成親,讓你做我的王妃。”男子微帶著幾分出神的看著那女子。長平殿上,小公公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倚鏡梳妝為良人,而她又是為何。一身大紅奪目的衣裳讓人看著都有幾分寒意,人說人靠衣妝佛靠金妝,這還真沒說錯,不過對于她來講似乎又是另一回事情了,此時丞相府中一片安靜,靜得有些令人恐怖,因為就在昨日他們家這個驚世駭俗的五小姐,躲過了他爹給他設下的防線,直奔上了陽京最為繁華的街道叫做玉行街,那街面上全是非富即貴的人出入的地方,因為那條街是整個陽京的心臟同時也是這天下府的主腦之地。

一提天下府誰人不知道啊!其財富可比四國,其實力更是無人能敵,天下府的人手散布天下就連這寧天的王上,都要對天下府的那位主子給三分薄面,而且這天下府壟斷了幾國的經濟,在寧天與陌百、臨南、南躍這幾個國家更是下了大的手筆,誰敢跟天下府為敵,那還不把老殼別在褲腰帶上,可這幾國都拿這天下府的那位公子沒辦法,因為由始至今沒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一直打理天下府的便是一位叫做冷蕭寒公子為首腦,其次便是以風為首的風云雷電雨雪冰霜八位小主子分為八方協助。

這不,這位南月月凝妍今日盛妝出行便是要前往玉行街物色人間極品為自已看個好夫婿,真是這樣嗎?其實真相只有他心中最為清楚。此時,玉行街上穿梭著一道十分靚麗的身影,不說也知道那人是誰了,但是這寧天國南陽右相之女南月凝妍,一身錦繡大紅緞子織成了霓裳,頭梳了一個飛云髻,一朵金光閃閃的牡丹釵橫插入發髻之中,再有幾朵金色的小碎花做為點萃,對于別人來講的確是雍容華貴,而于他來說便是俗不可耐,那臉上的胭脂把原本的模樣都腹蓋住,兩邊面頰涂得跟猴屁股似的,紅得讓人可怕。

“小姐,我們這是要去哪里啊?”蕊兒十分害怕跟這位小姐一同出府,雖說站在他旁邊,完全可以讓人覺得他是一等到一的美人,可是他那驚世駭俗的行為讓她不得不為之感到恐懼。

“天下樓”南月凝妍帶著幾分剛毅的聲音回道,目光還不停的在四處張望著,天下樓在這陽京內誰人不知道它的大名,這可是陽京最大的一個酒樓,幕后首腦不要想也知道是天下府的一家酒樓。所以沒有人敢在天下樓中鬧事,而且能出入天下樓都是十分富有的人,而且幾乎都是朝中大臣與各地商人,但是她就是一個例外。

“哇!帥哥等等我。”她一臉笑靨如笑,皓齒明眸透著幾分靈氣,一身大紅的霓裳在風中飛舞起,那張‘精致’到不成的面頰臉上露出了堪比日月爭輝的笑意,猛沖向那白衣男子而去,而那男子渾身散發出一股震攝人心的寒意,令人無法靠近,也只有他這個不要命的人才剛沖上去。

“小姐,不要”身后的丫頭還來不及抓住他的手,只見那男人廣袖一揚反身一掌打在了那紅女子的向豐,她的整個身體都打飛了起來直直的撞上了身后的那堵墻上。‘撲哧’一口鮮紅刺目的血從紅衣女子的口中吐了出來,那丫頭楞在了旁還沒回過神,耳旁卻傳來一聲冷哼!“找死”冷冰冰的一句話令丫頭從頭冰冷到腳,那寒意又從他的血液之中流遍了全身。

丫頭不由的打了一個顫戰將自己從恐慌中拉了回來急忙跑上前去。“小姐,小姐你沒事吧!”那焦慮的聲音傳便了整條街都沒有人理會他二人。

“蕊兒,那帥哥、他、他打我。”女子哭訴著,那委屈的淚水早已流出了眼眶,長這么大雖說早已習慣受人白眼,可是那人居然用內力打她,這個仇怎么也要報。

“小姐,你還活著就不錯了,那是冷面王爺墨子溟,他最討厭女人靠近他了,小姐你還不要命的沖過去。”蕊兒一臉無奈的說道,扶起那女子,她身形婀娜,若是不看他的臉從身后看倒不失為一個絕色美人,可是一看他的臉哎!真叫那個悲催啊!連想都不敢想,一臉的胭脂水粉那叫個俗氣,時常還穿著都別鮮艷的衣服招搖過市,一看見美男子就不要命的沖過去,這已是四年來第數不清有多少個了。

之所以是四年乃是因為她是四年前才出現在陽京的,所以只有四年她的名字比起那萬怡樓的香怡姑娘還要出名,不管是男男女女年年少少誰不知道她那點破事啊!誰不知道當朝南月右相家有個五千金其貌不揚,也就算了,還要出來招搖,而且看中的那些個公子哥,不是世子王爺,就是朝中大臣,要不然就是貴族富商。

現在陽京內誰聽到南月凝妍四個字不跑那就是傻子。此時南月凝妍只覺得眼前一黑整個人全倒在了蕊兒的身上。

“小姐,小姐,你醒醒,你別嚇我。”蕊兒泣不成聲,可是誰都沒有把他們當成一回事情。

天下樓二樓下兩道身影立于窗前靜靜的看著街上發生的那一幕,一位紫衣男子笑意溫存的看著那一臉冰冷的男子。“怎么?不下去看看嗎?好歹他也是你妹妹,這樣躺在大街上不好吧!哎!這十一弟也真夠過分的,對一個女子下手也那么重”紫衣公子饒有興智的說道,可嘴角卻掃過淡有似無的笑,那桃花眼一勾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女子,那微帶著磁性的聲音,也不知道勾了多少女子的心。這人便是當朝六皇子墨承楓。

“我沒那種丟人的妹妹,不是要喝酒嗎?反正逸王爺與大哥都還沒到,我們先喝吧!”男子照樣一臉冰冷,而眼中閃過一道殺意,卻也讓墨承楓給捉摸住了。他便是丞相府的二公子南月凌烈,生平最討厭這個花癡妹妹了,像似八輩子沒見過男人似的。一見面就迎上去,想到這里他的火就更不打一處來。

“本王還以為本王落后了,沒想到還有兩個比我更落后的。”那冰冷的聲音挑起了一道殺意,無情的劃過了這寧靜的空氣,冷冷的聲音如同破天荒的雷打頭上劈過。

墨承楓聞音,桃花眼微揚帶著幾分嘲譏的嘴臉落在他的身上,帶著幾分隨性的上前一手搭過了他的肩。“我當誰呢?原來是十一弟回來了,剛才那一幕真是精彩。十一弟有九年不見了吧!”墨承楓笑道,而目光卻落在了南陽凌烈的身上。“十一弟你可知道剛才那個女子是誰?”那狐貍眼一勾,讓人帶有三分畏懼,八成是沒好事情。墨子溟下意識甩開了墨承楓那雙熱情的手,很顯現的表現出對他的敵意。

“是誰,管我什么事情?不是要喝酒嗎?我昨日回京你們也不叫上我,若不是我去你府上找你,只怕還不知道你來了天下樓。”墨子溟一臉冰冷完全沒有將他那危險的笑意當回事情,他知道這個兄長沒啥特別的喜好,就是喜歡看人死拼,然后他就拍手叫好,輸贏不重要,重要的是看戲人的心情,那才是真諦。

“那女子可是咱們烈兄的妹妹,南月凝妍,也是斌兄最寵愛的妹妹,看樣子你的日子不好過了,一回來就把斌最寶貝的妹妹給打了。”墨承楓帶著幾分訕笑的說道,他平生沒什么愛好,一不好色,二不貪財,就有那么一點點小小的嗜好而已只是貪杯與愛看熱鬧,尤其是由他挑起的事端,他最喜歡就是看人收拾料堆子了。

“六哥,有什么事情直說,用得著這樣笑得那么陰險,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墨子溟喝了一口酒,冷冷的說道,在他心中沒有什么情愛之內的東西,生命早在六歲那年都凍結了,若不是九哥與六哥拼死保他一命,只怕也沒有他現在,更別談喝酒了,一想到這里他的眼中冒起了一絲肅殺之意。

墨承楓與南月凌烈同時發現,墨承楓神情一暗知道他些時在想什么,一手溫柔的搭在了他的肩上,收起了那一臉嘻笑的表情。完全跟變了一個人似的,變得十分的穩重,而眼中卻帶著幾分傷感。“十一,事情都過去了那么久了別想了,以后的人生還很長,別背負著那些過去,六哥也不想這樣,你九哥也不想,懂嗎?我們都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其他的都不重要。”那語氣帶著幾分征服的霸氣,讓人無法反抗。

“六哥,我沒事。總有一天我要向那女人討回來,包括我娘所受的苦。”說到這里墨子溟那殺氣更加的濃烈了一些,冰冷和讓人無法呼吸。那痛再次升上心頭是那般的難以忘記。

“現在還不是時候,現在左相已經站在了他們那邊,我們想對付他們無疑是以卵擊石,除非我們能找到最大的靠山作為賭注,否則別想有根會扳倒他們。此次回京你就別離開了,你九哥、他、他需要人保護。”一說到這里墨承楓一臉沉重顯得有幾分痛苦,而南月凌烈的神情也變得相當的難堪。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小說
  2. 古代小說
  3. 言情小說
  4.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意甲电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