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個性小說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種田小娘子

更新時間:2019-04-28 09:07:15

種田小娘子 已完結

種田小娘子

來源:凡人書坊作者:江清淺分類:古代言情主角:云朵 謝天陽

打過老虎飲過狼血,在村人的口耳相傳中,他的存在就像是黑面神一樣。但是她一個柔弱嬌嫩的小姑娘,卻執意要成為他的小小妻子,讓他原本平靜的心頭再起波瀾。他愛她、寵她,把她視作一生相伴的愛侶。但是她卻懷著腹中的孩子,跟著其他男人落跑,把他徹底地惹怒。沒有任何人能夠把她,從他的手中搶走,他發誓要把這個小女人捉回來,讓她好好地記住,誰才是她真正的夫君!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在山林間奔走勞累了一整天,謝天陽在黃昏的時候抵步湖邊。

脫掉了身上沾染汗水和塵土氣息的外裳,赤露出結實健壯的肌肉,他就像是靈活的游魚一樣,矯健地扎進了碧波蕩漾的湖水里面。眼下正是開春的季節,湖水滲著透骨的清涼,但即使是寒冬臘月他也照樣可以下水,強壯的身體是完全無懼這股寒意。

他閉著氣在水面下潛伏了半晌。

然后再次冒出水面的時候,他聽到了耳畔傳來的驚呼。

“是誰在哪里?”

謝天陽的臉色沉了下來。

這個小湖邊相當的偏僻,平常極少會有人走過來。

這里幾乎成為了他一個人的領地,對方在他正在沐浴的時候闖入,讓他的心頭隱隱地有不悅的情緒升騰了起來。

“我——”

岸上的女子啜嚅地開口。

她竟然是個年紀才十五六歲的小姑娘。

如此年紀輕輕就偷看男人洗澡,她難道就沒有羞恥心的嗎?

“你看夠了沒有?”

謝天陽看著她神情冷厲地開口。

“啊。”

對方如夢方醒地轉過身,像是受驚的兔子般跑走。

謝天陽赤著上身走回到了岸邊,撿起了方才脫下來的外裳穿上。沐浴的心情被打斷,他不悅地沉下了臉色,動手去收拾在山林間獵到的野兔。借著清澈的湖水,他把兔子宰殺干凈,然后用樹枝從中間穿過去,把肉質肥美的野兔架在了火堆上面燒烤。

一個人吃飽便全家不餓。

他習慣了這種在野外風餐露宿的生活。

暮色漸漸地深沉了下來,火苗吞吐著亮光,映照出男性線條剛硬的面容。

入夜之后的湖邊安靜得像是張開了的幕布,只有風從樹梢頂上掠過的聲音不時地傳來。架在火堆上面的野兔被烤得發出“滋滋”的響聲,肉質的香氣四處飄溢。不需要再加任何佐料,如此新鮮的野兔撒點鹽花,便是一頓飽腹的晚餐。

身后的樹叢悉率地作響,嬌俏的小臉伸探了出來。

“出來!”

謝天陽陰沉著臉色轉過身去。

不喜歡在歇息的時候被打擾,他這回是真的很不高興了。

躲在樹叢后面的小姑娘再次現身,只是這次她的手中,牽著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臉上臟兮兮的。

“你們想干什么?”

發現她不是獨自一個人,謝天陽的臉色稍稍緩和。

她在荒林野地牽著小男孩現身,看情形大概是找不到回家的路。

果然小姑娘低聲地開口道:“我和弟弟迷路了,不知道應該怎樣回家,你幫幫我們好不好?”

“你們是誰家的孩子?”

謝天陽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姐弟身上。

她的身子嬌嬌嫩嫩的,像是山間剛剛長出來的筍尖兒,而聲音也是脆生生的像是悅耳的銀鈴。

“我爹叫做江有榮。”

云朵怯生生地抬起了頭,看著眼前的男人開口。

他的身材真是高大啊,黑色的身影籠罩下來,強壯得就像是大山一樣。

她方才并不是有心偷看他洗澡,只是五歲多的弟弟水生跟著她,在山林里面摸滾爬跌了半天,他吵嚷著說口渴了,她才會尋到湖邊想要弄點水給他喝的。結果剛剛走出去,便看到他從水里面冒出來,帶起了大片清澈的水花。

他像是挺拔的青松一樣,站立在湖水的正中央。

垂落的黑發貼在肩頭,水滴順著他結實的胸口往下面淌去,他一身被日光曬得古銅色的皮膚,在夕陽的余輝中泛著水澤。不知道應該用什么言語去形容,水波在他的身邊一圈一圈地蕩漾開去,白色的水鳥在湖面上低掠而過,他的身后就是碧綠青翠的山林。

從來沒有見過男人的裸身,她呆呆地站在原地忘記了反應。

直到被他聲音冷厲地喝斥,她才如夢方醒地轉身躲走。

她一路急奔回到林子里面,耳根都是火辣辣地燒燙,她竟然撞見了這個陌生的男人正在洗澡!

“我知道。”

謝天陽明了地點了點頭。

這對姐弟的爹爹是個老實人,他在村子里面出入,曾經跟他打過照面的。

“你們進山里面做什么?”

“我爹的腿摔傷了,我和弟弟是來采藥的。”

云朵難過地垂下了自己的眼睛。

家中的日子本來就過得很艱難,現在爹爹受傷了,但她卻什么忙都幫不上,就連帶著弟弟進山里面采藥,她也會找不到回家的路。她回答著謝天陽的問話,而她手中牽著的弟弟水生,目光早就落在火堆的兔子上面。他饑餓難忍地吞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抬起了烏黑水亮的眼睛,渴望地看著自己的姐姐。

“過來吧。”

謝天陽終于開了口。

他往火堆的旁邊挪開,把位置騰了出來,讓姐弟兩個人湊了過來。

“謝謝。”

云朵連忙帶著弟弟走過去。

在山林里面迷路,眼前的這個男人,是他們唯一的依靠。

雖然她連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但她卻知道他也是住在村子里面的。他平素靠在山林里面打獵為生,盡管不跟任何人來往,但他既然認識他們的爹爹,那么他會關照他們姐弟的對不對?

她抬起了眼睛去偷看身邊的男人。

方才他站立在湖水的中央,赤露出滿身結實的肌肉。

他是如此的俊朗,又是如此的冷漠。火光映落在他剛硬的五官線條上面,她的心頭一下子如同被小鹿碰撞。

“小弟,吃吧。”

謝天陽用小刀把兔腿割下來,先遞給了年幼的弟弟。

“姐,兔肉好香哦!”

水生像是獻寶般遞到了姐姐的面前。

謝天陽原本以為他餓得兩眼冒光,接過去之后就會張口大咬,但他竟然是先讓給了自己的姐姐。云朵摸了摸他的頭發,張開細白的牙齒輕輕地咬了一小口,他才收回去心滿意足地啃咬了起來,仿佛手中拿著的是世間最難得的美味。

他心頭的不快漸漸地消除,割下了另外的兔腿遞給姐姐。

“謝謝。”

她聲如蚊蚋地接了過去。

假若他不收留他們,這對姐弟就算不被野獸叼走,也會被蛇蟻咬傷。

謝天陽沒有再開口說話,他把兔肉分成三份,自己也吃了一些,然后把帶來的薄毯丟給云朵,自己走到了樹腳下面找了個干凈的位置,坐下來靠過去休息。云朵不敢驚擾他,展開了他留給她的薄毯,伸手把弟弟摟了進去,然后兩個人在火堆的旁邊相互地依偎著。

山風在樹林里面掠過,夜色安安靜靜的。

幸好遇見了這個男人,否則她真的不知道,今夜應該要如何著落。

她隔著火堆偷偷地張看過去,謝天陽的后背倚靠在了樹身上面,膝頭彎起手腕隨意地搭在了上面。雖然是在歇息當中,但他的全身都像是充滿了戒備。黃昏時分湖水蕩漾起來的波紋,仍然久久地在她的心頭縈繞,她羞怯地閉上了眼睛,漸漸地進入了睡鄉。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小說
  2. 古代小說
  3. 言情小說
  4.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意甲电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