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個性小說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恭迎太子殿下

更新時間:2019-04-30 19:54:23

恭迎太子殿下 已完結

恭迎太子殿下

來源:YY全本作者:端木搖分類:古代言情主角:慕容彧 慕容辭

他是皇朝權傾天下的攝政王,冷酷狠辣,運籌帷幄。 她是東宮韜光養晦的太子,女扮男裝十八年,無人識破。 他在壽宴上遇刺,血脈逆行,寵幸了一個冷媚女子。 她主導了一場異國刺客的行刺大戲,卻把自己送上他的床榻。 他尋遍天下也要找到她,她卻恨他入骨,殺他而后快; 他把持朝政意圖謀逆篡位,她致力于保家衛國肅清朝堂; 他懷疑自己有龍陽之癖,她妖嬈周旋惦記著他的人頭。 忽有一日,東宮傳出喜訊:太子殿下有喜了。 滿朝嘩然,全城愕然。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有刺客!保護王爺!保護太子!”

不知是誰尖聲大叫,歌舞不休、推杯換盞的壽宴頓時一片驚亂。

所有貴賓驚慌失措地站起來,宴案上的杯盞碗碟被掃落在地,哐哐啷啷,伴隨著貴賓的驚叫聲,聲音嘈雜,滿地狼藉,怎一個“亂”字了得。

只見四個打扮妖艷的舞伎轉瞬之間化作刺客,手持軟劍,向今日的壽星御王飛身刺去。

招式凌厲,動作神速,令人防不勝防。

御王慕容彧本是坐在主位賞舞飲酒,在那四支軟劍如毒蛇般迅捷地游來之際,他依然氣定神閑,緩緩地端起青玉酒杯,送入口里。

鋒利無比的劍尖直逼而來,危急萬分。

兇險之際,他的黑眸沉緩地抬起,猛地拍案躍起。

青玉酒杯里的酒水傾灑出去,化作見血封侯的利器,襲向四個舞伎刺客的眼睛。

“啊……”

四個刺客慘烈地尖叫,眼睛被凌厲強勁的烈酒擊中,頓時睜不開,又紅又腫,傷勢如出一轍。

今日來為當朝攝政王賀壽的都是朝中大員,部分貴賓恐慌地逃奔出去,部分貴賓躲在角落里瑟瑟發抖,幾個武將跟其余的刺客展開激戰。太子慕容辭站在安全的角落,冷郁地盯著這一場驚心動魄的刺殺。

那四個舞伎刺客倒下,又四個舞伎上前刺殺慕容彧,招招奪命。

“保護太子!保護太子!”

慕容辭的近身內侍如意驚惶地大叫,伸臂擋在主子身前。

慕容辭明亮的英眸迸出冷冽的芒色,步步后退,最后悄然離開大殿。

疾步前行一陣,他忽然止步,閃進一個房間,如意連忙跟著進去。

看見殿下解下緗色滾金錦袍,如意大驚失色,壓低聲音道:“殿下你做什么?”

“本宮不能什么都不做。”慕容辭迅速脫了外袍,“速速把本宮的頭發散下來。”

“是,殿下。”

見殿下這般堅定,如意唯有聽命,把太子的三千青絲用一根絲帶束起來。

接著,慕容辭從懷里掏出一樣東西,貼在臉上,在臉的邊緣用勁地摁了幾下。

轉瞬之間,英氣明朗的太子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容貌冷媚的女子。

“你找個地方躲起來,機靈一點。”慕容辭滿意地看著自己的變身。

“奴才會的,殿下千萬當心,切勿逞能。”

如意叮囑后,打開門探出頭觀察四周的動靜,確定四周無人才讓殿下出去。

此時,御王府里的侍衛都在大殿那邊擒拿刺客,慕容辭順利前行,不過她改變了主意,折往內苑。

大殿這邊,一個舞伎刺客被生擒,其余七個都死了,血流一地。

那個被生擒的刺客向御王撒了一種白色藥粉,此時他滿臉都是白粉,衣袍上也有。

所有貴賓被安置在其他房間,林管家指揮下人把刺客尸體搬走,然后道:“王爺不如先回房更衣。”

慕容彧寒沉地瞇眼,龍行虎步地離去。

回到內苑,推開房門,他忽然止步,幽沉的俊眸掠過一抹寒色。

接著,他面不改色地進去,關好房門,“出來吧。”

躲在房梁上的慕容辭心神大駭,他的耳目果然敏銳非常。

軟劍在手,她如燕子般飛沖下來,凌厲地刺向他的腦門。

慕容彧非但不閃避,反而徒手探去,一道氣勁飛襲出去,強勁如利刃。

慕容辭大驚失色,若要堅持刺他的腦門,自己就會被他的氣勁擊中心口,那就死翹翹了。

傳聞攝政王武藝絕頂,果然不假。

不過…………

她詭秘地冷笑,飛身閃開,接著順手抓起一只茶杯朝他擲去。

他依然不閃不避,在茶杯飛襲到身前的時候,徒手捏住。

忽然,茶杯在他手里四分五裂,他揚手一擲,無數碎片飛襲而去,追風逐月一般。

慕容辭揮舞軟劍,劍氣橫掃,茶杯碎片紛紛掉在地上。

她的明眸溢滿了殺氣,心里冷笑:慕容彧,內力用得越多越好。

慕容彧劍眉微挑,“本王讓你三招。”

她心里大喜,立即持劍刺去,殺氣在她眼里彌漫:慕容彧,本宮要你死!

他輕巧地側身一避,右手如靈蛇般游過來扣住她的手腕,卸了她手里的軟劍。

利刃被卸,慕容辭氣惱自己疏忽大意,掙扎了幾下,發現掙不脫,于是一掌拍向他的胸膛。這時,用絲帶束著的青絲散落開來,簇擁著一張冷媚的小臉。

“如此美人竟然是刺客,真真可惜。”

慕容彧的黑眸閃過一絲驚艷,忽然,他眉宇一皺,大掌捂著胸口。

慕容辭眸色晶亮,機會來了!

化手為刃,她當胸拍去一掌,他挨了結實的一掌,后退兩步。

他容色大變,黑眸爬滿了猩紅的血絲,臉膛發紅。

她知道他已經血脈逆行,這是殺他最好的時機,于是她撿起軟劍,凌然刺去。

慕容彧的眉宇痛苦地蹙著,疾步后退,直至床前才停下來。

慕容辭繼續往前,眸里殺氣翻涌,刺向他的心口。

“想殺本王?”

手指輕巧地一捏,他捏住劍鋒,竟生生地折斷軟劍。

她驚駭地睜眸,愣了一瞬。

就在這一瞬,慕容彧扣住她的手腕,將她摔向床榻。

慕容辭火速爬起來,手刃劈向他,可是被他輕而易舉地制服。

他變成一只嗜血的猛獸,把獵物扣在床榻,狠辣地撕裂她的衣裳。

她激烈地反抗,拼了多少力氣都無濟于事,逃不出他的魔爪。

那些白色粉末是一種令人血脈逆行的藥粉,只要吸入一點就會讓他使不出內力,還會讓他性情大亂、神智不清。

慕容辭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沒想到行刺不成,反倒把自己送入虎口。

看著他那雙充滿了色欲的血眸,她疼得差點兒昏厥過去。

慕容彧將她壓在身下攻城略地,激烈地沖撞,粗暴地索取,暗啞的低吼聲充斥在帷帳間。

眉骨酸澀,可是她沒有哭,她把淚水咽回心里,死死地咬著唇。

“你是誰?叫什么名字?”他把她翻過身,啃咬她的香肩,如狼似虎。

“我是你的仇人!我一定會把你碎尸萬段、千刀萬剮!”慕容辭趴在高枕,咬牙切齒。

慕容彧從來沒有這樣放縱過自己,在他鐵血倥傯的三十年人生里,心里只有一個信念:男兒志在家國。

因此,當這緊致、嬌嫩的身軀帶給他超乎想象、無以言表的銷魂蝕骨,他食髓知味。

慕容辭不知道為什么他在血脈逆行的情況下還有那么厲害的身手,不知道他為什么會獸性大發,不知道他為什么能折騰那么久,她幾次差點兒昏厥過去。

現在應該是子時,慕容彧沉沉地睡了,她輕手輕腳地越過他下床,卻疼得齜牙咧嘴。

全身散了架,像被車輪碾過,下面也疼得很,一走動就牽到什么似的。

撕裂般的劇痛告訴她,要她記住這次恥辱!

賓客已經散了,但府里剛發生刺客行刺一事,下人不敢去睡覺,府衛也加緊巡視。她這樣子怎么出去?

然而,若現在不出去,他蘇醒了她就跑不掉了。

有了!

她取了一件慕容彧的外袍匆忙地穿上,再把青絲簡單地束起來,最后看一眼床上那睡得跟死豬一樣的攝政王。不對!現在不是殺他的最好時機嗎?

笨啊!怎么沒想到這一點?

想到今夜賠了夫人又折兵,慕容辭撿起地上的斷劍,狠狠地刺下去。

就在緊要的關頭,死寂的夜晚響起敲門聲。

咚咚咚……

是林管家的聲音:“王爺……王爺……”

她連忙閃身到一旁,以免慕容彧蘇醒。

不過,他貌似沒有蘇醒的跡象,睡得很沉。

林管家繼續叫,慕容辭萬般無奈地放棄這個機會,,把人皮面具撕下來,放在衣襟里,然后開門。

林管家原本是來看看王爺怎么樣了,為什么王爺回房更衣那么久,賓客都走了也沒出來。

他好像看見鬼一樣,揉了揉眼睛,確定眼前之人就是太子,這才行禮。

“太子殿下,您怎么還在府里?您不是早就回東宮了嗎?”

“本宮的確走了,不過又回來看看攝政王。你也知道,攝政王總攬朝政,倘若遇刺受傷了那如何是好?”慕容辭冷冷道。

林管家不再懷疑,看看昏暗的寢房,“王爺沒事吧。”

她眸色清冷,“攝政王沒事,已經歇下了。本宮回宮了。”

他連忙道:“奴才為殿下備一輛馬車。”

然而,他忽然發現,太子身上的玄袍有點眼熟,跟王爺的衣袍很像。

太子怎么會穿王爺的衣袍?

一時之間,他完全想不通。

回到東宮,如意伺候慕容辭更衣。

內侍打扮的琴若悄聲進來,面色沉重,“殿下,我們的人死了十人,三號被生擒。”

慕容辭隨手拿起妝臺上的一把象牙梳,用力地擲出去,明眸森寒地凝著。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2. 糾纏小說
  3. 命運小說
  4. 古代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意甲电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