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個性小說 > 小說庫 > 歷史軍事 >鞅掌天下

更新時間:2019-05-09 21:25:19

鞅掌天下 已完結

鞅掌天下

來源:YY全本作者:后皇嘉世分類:歷史軍事主角:衛鞅 秦孝公

變法的車輪滾滾向前,秦國的命運將被推向何方?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衛鞅始終堅信自己的懷里有一把劍。

這把劍叫做法,是他從諸子百家言中撿到的珍寶。

這把劍是一道思想也是一種語言,是他的信仰也是他的工具。

這把劍源自法家,萌生于春秋而光大于戰國,李悝以它輔佐魏文侯,國強而民富;吳起以它更革楚國法度,奸臣見之而畏懼,短短一年之間,楚國竟隱隱然就有了一股傲視天下的氣勢!

這是可以改變一國命運的劍,它渾身漆黑,卻又鋒芒畢露,虛幻如斯卻又真實的可怕——一朝脫離諸子百家的紙面上而現世,世界便會隨之驚起一番腥風血雨!

一旦現世,不徹徹底底的更新完這個世界,這把劍所帶來的不安便絕不會停止!

也正因此,這把劍被一些人謂之曰不可提及的不詳,在他們的心中這把劍比兵家的謀略所引來的災禍還要可怕一萬倍,在傳說中直成為了不可觸摸的邪祟。傳說中這把劍不但會帶來殺戮與不平,還帶了詛咒,持此劍者,罪孽深重,必然死無葬身之地!

這種死法,叫做“作法自斃”。君不見吳起在楚國朝堂上被射成了刺猬,那不就是作孽太多,為法獻身了嗎?

衛鞅是不信這種邪門的事情的,他認為,法就是法,并不是什么邪祟,更不是什么災禍。百家之言,本出同源,如果法是那不祥之物,那治世之言,豈非一個也不干凈?!

可是他向父親問法的時候父親卻給了他平生第一個大耳刮子。衛鞅覺得自己的臉火辣辣一片,生疼。而父親瞪著兩只憤怒的眼睛,直直望向衛鞅,似是要將他撕成碎片:

“你是要欺君叛祖嗎!”

“敢問父親,何為欺君叛祖?”衛鞅受了這記大耳刮子,臉上卻是平靜如斯,認真的問父親。

“你學法,用這種邪法想要變更祖宗留下來的法度,就是欺君叛祖!”

“你要是堅持下去,依然還要學法,就不要認我這個父親了!”

父親的聲音里透著冷漠和決絕,但更多的還是怒火,滅不盡的怒火。衛鞅知道父親為何怒,在父親的眼中,法這個字依然是異端一般的存在,這也是天下許多老一輩人的態度,他們對于法依然停留在洪水猛獸的認識里,他們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出令猛獸來犁田的詭異場景,那太過可怕,也太為神奇……

衛鞅理解父親,但是懂父親的心思并不代表著衛鞅就要順從父親的心思。衛鞅還想用法來干些大事情,所以他絕對不會答應父親放棄學法。而他拒絕的方法也是如此的直接:

“那么,如果孩兒堅持下去,父親會怎么樣?”

三分倔強,七分堅持,真真切切的被父親全都聽在了耳朵里。父親討厭這種態度,或者說,他認為對著他口口聲聲說“是”的人才是他的孩子,而不是面前這個逆子。

他的嘴唇開始顫抖起來,這代表著他已經憤怒到了極點。他的手指著衛鞅,直直的大聲喝罵道:

“你給我滾!滾!!!”

沒想到前面還倔強的和他講著話的衛鞅,現在卻是乖了。衛鞅剛剛還是長跪著的,現在站起來了,直直的向父親行了一個禮,便轉身就走,越走越遠,直到出了這間廳堂,一襲白衣翩翩離去,再也沒有看父親一眼。

父親呆立在當場,感受到他們之間仿佛立起了一道無形的墻,這堵墻還在不斷加厚,將他們父子隔的越來越遠……

良久,空蕩蕩的廳堂里,發出了父親無奈而憤懣的感慨,像是在罵衛鞅,又像是在罵這個世道:

“真是禮崩樂壞啊!禮崩樂壞……”

……

這確實是個禮崩樂壞的世界,春秋以降,便有無數的人望著世間的戰亂感慨著同樣的詞匯,而直到戰國,這感慨依然沒有停止,而世道并沒有隨著這聲聲感慨而變得不那么禮崩樂壞,卻是更亂了。

衛鞅直到被他父親那句話罵出了衛國,才知道這個天下比他想象中的還要更亂。而這個世界和他想象的也并不一致,換句話說,這個世界上表面上還表現的道貌岸然,實際上規則早已經支離破碎。

所以這世界上出現了諸子百家之言來救世,所以有法家。

衛鞅堅信自己懷中的這把劍并不是像庸人所言一樣是什么不詳,事實上所有的戰國士子都知道這是一種救國之道,可以興國,可以傾國。他背負法家之道從衛到魏再到秦,就是因為他相信:這道一定會實現。

因為禮崩樂壞,所以要用法來傾服天下啊!

哪個士子不愛天下,又有哪個士子沒有一個用自己畢生所學征服天下的千秋大夢呢?

他望向懷中,他仿佛看見了那把黑漆漆的劍,劍身的黑仿若黑漆漆的夜空,黑的深邃,上面依稀流淌著如水的星光。它之中蘊含了重新構架這個世界的規則,它的名字叫做法。

這是一把法劍,俗人不可視,就比如說他旁邊的景監,看到的就只是一卷普普通通的竹簡被衛鞅揣在懷間。

“衛鞅,走了。”

這是在秦國首都櫟陽的櫟陽宮里,通向秦國新君秦孝公接見士子的宮殿的路上,衛鞅走到一半,竟然開始發呆,景監不得不將衛鞅的魂兒喚回來,以免他發呆發到忘記他還要去見秦孝公。

“哦。”

衛鞅收起那卷竹簡放在袖中,便隨著景監接著走。他今天來秦宮,便是為了向秦孝公進言,讓秦孝公采納自己的法家之言——如果秦孝公真的喜歡自己的諫言,說不定還能再進一步,讓他在秦國進行變法,他的法家之劍便能在秦國開一方天地了。他知道秦國這位君主是不會埋沒他的話的,這位新君秦孝公,叫做嬴渠梁,年輕氣盛,剛剛繼位不到一年,今年也不過二十一歲。然而就在他二十一歲這年春天,他感于秦國貧弱,為了強國,竟寫出了一篇《求賢令》招募天下賢才!

這《求賢令》之中有這樣一句話:

“賓客群臣有能出奇計強秦者,吾且尊官,與之分土!”

這樣的話不是所有的君主都敢寫出來的,就憑這一點,這個君主必有大氣魄,就算他真人不如這句話,就為這句話,就值得把理想拿出來,來秦孝公這里來碰個運氣。這樣的君主不管真人如何,能寫出這樣的話,一旦重用一名士子便絕不會給個閑職拉倒,這樣的大契機,為什么不來試一試呢?

衛鞅就是懷著這樣的心理來了秦國。而賢才終須引薦,他旁邊這位景監,便是他為自己選的引薦人。景監再秦國雖然只是個郎官但卻是秦孝公身邊的重臣,外面流傳只一個詞足可以體現秦孝公對他的重視程度——“寵臣!”

讓景監這樣的人為自己引薦,成功的幾率又加上了一成,這次衛鞅的進諫,絕對要萬無一失!

景監自然也不是什么庸人,他看上衛鞅肯為衛鞅見秦孝公鋪平道路也是因為看上了衛鞅的主張。可他還是不太懂——衛鞅的法到底是什么樣的東西呢?

他有見解,知道衛鞅的見解了不起,但是百家之言這種神神叨叨的東西他不懂。既然衛鞅說他的那個“法”能解決秦國的問題,那么法何德何能,可以解決秦國現在的問題呢?

他知道秦國現在有問題,有大問題,否則秦孝公也不會急于求賢尋找人才。可這個問題如何解決,他心里并沒有準頭。

“法是什么?”景監不知道第幾次向衛鞅提出那個問題。

“法是秩序,是規矩。”衛鞅說道,“沒有規矩,不成方圓。”

“那不是禮嗎?”景監問。

“法是新的規矩。”衛鞅如是答,“君主的規矩。”

“我還是不懂。”景監如是說,“這個規矩有什么用呢?”

“就比如法是君主披荊斬棘的一把劍,我把這把劍打好交到君主的手里,替換掉原來腐朽的快要爛掉的劍,這把劍肯定是比原來那把爛劍好殺敵,是不是?”衛鞅問。

“法和劍又有何關系?”

景監說著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腰間的那把劍,這把劍是秦孝公親賜給他的佩劍,是可以切金斷玉的寶物,在秦國,這是獨一無二的一把。

“因為法就是一把劍啊。”

衛鞅說著,做夢似的的摸了摸袖中那卷竹簡,仿佛它又變成了他想象中的那把黑劍,深邃的黑色里泛著誘人的點點星光。

“既然你說法是一把劍,那它可以上陣殺敵嗎?”景監問。

“不僅可以殺敵,還可以改天換地呢!”衛鞅說著嘴角微微挑了起來,一副得意的樣子,“景監兄,要不要一起見證歷史?”

他一身白衣飄飄,看起來很得瑟的樣子,可在景監看來這人滿臉滿臉全都是運籌帷幄,定不會負了他一番苦心。

可能是他太信任衛鞅的能力了,他竟忘記了這人當著秦孝公的面作大死是什么后果——或者說這種可能性他想都沒想,所以也沒有提醒衛鞅見秦孝公要準備什么。

衛鞅是聰明人,這種細碎事情不需要他提醒吧?

景監默默想著,慢慢領著衛鞅便到了宮殿前,一抬頭就看見了守在門前的郎官。而這郎官一點規矩都沒有,別看身體繃的倍兒直,臉上卻滿滿的全都是不正經。他先看了景監一眼,緊接著目光便落到衛鞅的身上,驚咦了一聲,一邊看著衛鞅一邊口中喃喃:

“景監,這就是你和君上舉薦的士子啊?”

猜你喜歡

  1. 歷史軍事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架空小說
  • 最個性小說歷史軍事小說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歷史軍事小說大全,打造歷史軍事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歷史軍事小說免費閱讀。看歷史軍事小說,就上最個性小說。

  • 玉螭吻
    玉螭吻

    作者:塵染青衣

    歷史軍事

  • 遼國風云之耶律宏基
    遼國風云之耶律宏基

    作者:草根芝麻

    歷史軍事

  • 虎狼
    虎狼

    作者:灰熊貓

    歷史軍事

  • 王牌特衛
    王牌特衛

    作者:梅雨情歌

    歷史軍事

  • 極品師爺
    極品師爺

    作者:夜楓語

    歷史軍事

  • 抗日之戰將傳奇
    抗日之戰將傳奇

    作者:塵土nn

    歷史軍事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意甲电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