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個性小說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盛世權寵之冷面賢妻

更新時間:2019-05-09 21:39:18

盛世權寵之冷面賢妻 連載中

盛世權寵之冷面賢妻

來源:YY全本作者:貓寧分類:古代言情主角:蕭浮玉 霍銘

才離開了被繼母妹妹鳩占鵲巢的家,便撞上黨爭武斗,蕭浮玉冷冷盯著壓在自己上方的男子,“是你?”蕭家有個冷美人,奈何一朝風云變。父母相殺,親人相殘的戲碼一瞬間被推到眼前。而這位一國權臣帶著她,會把路走往何處?“霍大人為何會找上我?”他笑道:“因為非你不可。”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滾!”

啪地一聲,紅木妝奩盒被整個扔出房門,重重砸在地上。白衣女子垂手站在門外,嫣紅的脂粉灑了一身,幾顆澡豆滾至腳邊,她一腳將其碾碎。

“姐姐此刻心情不好,那靈溪改日再來叨擾姐姐。”

自稱靈溪的女子輕抖身上嫣紅粉末,對著門娉娉婷婷施禮,任誰見了都會贊一聲好儀態,暗怨屋內的長姐不知禮數,毫無風度可言。

“走吧。”靈溪溫言道,轉身間那張溫弱的臉上便浮出一抹譏誚神色。這蕭浮玉的娘死了,娘家那邊也頹了勢,往后這蕭家的女主人就是她母親了,她這個所謂的姐姐也不過如此。

這時候戴個孝,時時給她請安,正好給人看看蕭家真正小姐的儀態。如此想來,這點怒氣她還是受得起的。

聽著外面的腳步聲漸漸遠去,丫鬟雪燕小聲說:“小姐,現在老爺一心想把她們母女倆迎進門,正是關鍵時候,您……不該這樣的。”

“我對她好,娘就能活過來嗎?”

一根繡簪扎進妝臺上,簪子的主人將其緊緊攥著,望著鏡中自己這張冷艷的臉,蕭浮玉在心底冷笑,所謂夫妻本是同林鳥,也不過是大難臨頭各自飛罷了。

雪燕咬著唇,想到夫人出身官家,如今夫人尸骨未寒,老爺便如此迫不及待地將外面的人帶了進來。甚至在夫人重病彌留之際,都未曾回來看上一眼。

“老爺……委實太無情了。”她小聲道。

“你當真以為,事情如此簡單?”

蕭浮玉只是平平淡淡的口吻,說出的話卻叫雪燕心里一驚。

“小姐…您是說……”

“我不知道,”蕭浮玉低垂著眼,“我只是覺得,娘有事瞞著我,父親他們也一樣。”

雪燕還想再問些什么,只聽得一陣敲門聲響,兩人同時噤了聲。

“小姐,”門口的丫鬟輕聲道,“老爺找您。”

九曲回廊折繞,于一廂別苑正通往主院去處。

天氣當真是稱得上天朗氣清,惠風和暢,連一路走來所見的花草都平添了幾分顏色,只是美景雖好,卻無心欣賞。

方才傳話的丫鬟小心地在前面帶著路,明眼人都看得出,小姐不喜新夫人和這憑空多出來的妹妹,可這能這怎么辦呢?

她轉頭看了一眼,蕭浮玉依舊是那副冷若冰霜的樣子,雖然美,但卻讓人心畏。

初夏的時還帶著些微暑氣,眼前的池塘幾株水芙蓉又開了,蕭浮玉那張冷艷的臉上也漸漸染上一層柔色,娘生前最愛荷花,若是還在世,見了會很高興吧。

沒多時,兩人走到了主院處,蕭浮玉跨門而入,眼前閃過一絲嘲諷。果不其然,這母女兩都在這兒呢。

她徑直坐下,全然不顧堂前中年男子的微微皺起的眉頭。

“浮玉,為何不行禮?”

蕭浮玉微微一凝,“不知父親叫浮玉向何人行禮?”

“長幼有序,你二娘就在這兒,教你的禮數都忘了么?”

“二娘?”蕭浮玉笑了,“浮玉只有一個娘,前些天才剛入土為安。”

“你!”蕭遠山拍案而起,“你這是說的什么話!”

“老爺息怒,”一旁的美貌婦人聲音低婉,很適時地為蕭家老爺捧上了茶,“夫人前些天才去了,浮玉心里難受,說話難免帶著氣,老爺還是多體諒些好。”

蕭遠山點點頭,對這位剛過門的妻子甚為滿意,火剛消了一半,蕭浮玉又開了口。

“魏夫人既非我生母,還是莫要喚浮玉的名字為好。”

美貌婦人聽了這話,頭頓時低垂下來,隱忍地叫人憐惜,蕭遠山看了,更是心疼且怒。

“趕快給二娘賠禮。”他沉聲道。

蕭浮玉微微仰首,“我若是說不呢?”

“啪”地一聲清脆耳光,白凈的臉上頓時多了一個鮮紅的五指印,她猛地回頭,望著親生父親如同望著最大的敵人。

“惟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蕭浮玉碰了碰臉,一陣火辣辣地疼,“想以前您落魄時,娘為了給您買些三墳五典,都當了自己的嫁妝。原來,您就是這么報答她的。”

蕭靈溪見狀,連忙說道,“爹,您別怪姐姐,想來是靈溪初來乍到不知禮數冒犯了姐姐,才惹得姐姐不快,靈溪在這向姐姐賠禮了。”

“不必了。”

蕭浮玉霍然起身,既然這三人在此表演情深義重,那她呆在這倒也沒什么意思。

“回來!都給我回來!”

蕭靈溪已經追著蕭浮玉的身影跑了出去,蕭家老爺本想拉住小女兒,此時魏夫人突然攀住他的衣袖,搖了搖頭。

蕭遠山渾身一震,朝屋外望去,女兒們的聲音離他越來越遠,周圍的丫鬟仆從也早就不見了蹤影。

“別來無恙啊,蕭大官人。”

方才空空如也的座位上忽然多出一個人影,一身灰布葛袍,只是帶著斗笠,叫人看不清面容。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2. 復仇小說
  3. 陰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意甲电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