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個性小說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溫顧而知清

更新時間:2019-06-05 01:32:40

溫顧而知清 已完結

溫顧而知清

來源:YY全本作者:寫文的鳳三分類:古代言情主角:舒清 莫溫顧

舒清和莫王爺意外春風一度,竟就珠胎暗結、喜孕天成。震驚京城圈內外!只是……我的王妃不可能這么肥胖!莫溫顧表示很憂傷!——一個首富之女第一肥,一個大周王爺第一俊。可若干年后,等她暴瘦成絕色,成為他完全所陌生的模樣時,他再回首,身邊再沒有她的影子。兜兜轉轉再見時,她卻沖他粲然一笑,驚艷了一池荷塘色。“我名舒清,不知公子是誰?”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莫溫顧自小飽讀詩書,擅吟詩作對,喜古文,好風花雪月。夢想有朝一日能花前月下,美人在懷,彈一曲高山流水,奏一段玉鳳求凰,當真是極好。

十五歲那年,在京城公子千金們的上流聚會中,對丞相之女柳吹綿一見鐘情。此后年年過去,眼見柳吹綿出落得一日比一日更水靈,那一顆春心愈加騷動,情難自禁無法自拔,有事無事常往相府跑,引得老丞相驚恐連連。

前院也是王爺,后院也是王爺,轉個彎還是有王爺,就連如廁偶爾也能望見王爺略銷魂的身影……生生將老丞相逼出了脊椎病。

作揖什么的,果然是老年人的克星啊。老丞相伏在榻上,頗感慨。

再說回莫溫顧。

柳吹綿當真是個不可多得的美人。眉如遠山黛,眼若秋波橫,凝脂玉肌柔,花中第一流。她對人一向生冷,連那眼神都涼涼的,盡數冷意,渾身透著一股孤芳自賞的傲氣。莫溫顧將她奉為女神不可謂沒有道理。

她的想法亦是白里透紅與眾不同,竟不喜朝堂紛擾多顧慮,反向往游戲人間、縱橫江湖。因著對莫溫顧的追求并不放在心上,只當他是普通朋友。

所謂得不到的即是最好的,莫溫顧愈覺得柳吹綿難能可貴,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絲毫不考慮老丞相的腰身,分外主動得將丞相府當作了自己的第二個家。

莫溫顧心系柳吹綿之事很快在圈子里傳了開,眾人對其二人的戀情議論紛紛,看好者不看好者皆有之,干脆開了賭局下了注,你壓上品翡翠鐲,我壓環佩東陵玉,大家你一言我一語,抱團看好戲,將這一場襄王戲神女圍觀得津津有味。

而三個月前,卻出了意外。

猶記那一日,寵柳嬌花,春意尚濃。日照竿頭,流水馬龍。莫溫顧照常出了王府,卻不料,門口卻站著一龐然大物,堵住了他去時的路。

莫溫顧揉揉眼睛,又揉揉眼睛,若不是此物竟穿著被擠得變了形的齊儒長裙,頭頂長發挽了個女子發髻,他當真要以為這是一塊體積偏大的五花肉,讓人泛膩。

不等莫溫顧回避她,她已迎了上來,將手中一封薄信遞給他,又對他輕輕一笑,頰邊肥肉隨之抖三抖,方嬌澀轉身,踏著象步離去。

撫平身上的雞皮疙瘩,莫溫顧打開一瞧,果真情信。心中不禁無數次感慨‘長得俊就是有壓力’一邊隨手將那信扔到了路邊,隨即抖抖衣袍,施施然走了。

第二日,那封信的內容傳遍了整個京城。一切只因莫溫顧隨手一扔的那情信,又被一頑童撿了去,照著紙上字句隨口念了兩句,就被路過的府中丫鬟奪了去,轉交給了自家小姐。那小姐又轉交給自己的好姐妹,好姐妹們又傳給無數個好姐妹……由此可知,在路邊亂扔物什當真不會有好下場。

鋪天蓋地而來的嘲笑與攻擊卻沒能給肥舒清造成困擾,第二日,第三日,第四日,竟是一日一封信,道遍相思與愁緒。“兩鬢可憐青,只為相思老”,“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玲瓏篩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莫溫顧并未將她放在眼中,照樣往王府跑得勤,一心想擁美人歸。然而,半月前,卻出了意外。

當是時,莫溫顧約了柳吹綿月下對飲。于是頗興奮得帶了兩壇好酒,一副白黑圍棋,三兩開胃小菜,十余只大紅燭蠟,在京城郊外的二里亭設了宴,靜等美人臨。

二里亭的景致優雅,入眼盡是芙蓉花,想來在這等雅地設宴,定能讓綿兒一顆冰心化柔情,拈花一笑醉傾心……又或者三杯四盞間迷了心竅,醉了溫香,再順勢入了那芙蓉暖帳,春風一度,曲徑幽處,一舉攻下……那當真是極好!

想想還有些小激動,望著叢林昏黃色一點點被昏暗吞噬,他的胸腔好似裝了只急速奔跑的大白兔,一下又一下,捶得震天響。佯裝鎮定坐在石桌之上,干脆順勢拿過一壺酒來喝。不想此酒喝著清爽,入喉卻烈,莫溫顧仰頭就是兩大口,當即只覺一道火焰一路從胃燒向了四肢百骸,燒旺了滿腔情-欲,燃起了一腔熱血。

片刻后,沒等到柳吹綿,卻迎來了肥舒清。

那一夜,莫溫顧做了個春-色旖旎的春宮夢。他夢到他果然如預想那般同女神入了那芙蓉小暖帳,春風兩三度,曲徑通幽處,金風和玉露,勝人間無數……唔,只是覺得身體似乎被什么重物壓著,有些喘不過氣……

第二日,莫溫顧從美夢中睜開眼,生生被眼前這一大坨白花花的橫肉嚇暈了過去。

肥舒清卻頗有自知之明,橫著滿身的肥肉移下床,彎腰頗艱難得重新弄穿好衣裳,才啞著嗓子對床上的莫溫顧道:“你放心,我會負責的。”

莫溫顧瞬間被此話從暈眩中驚醒,摟著被子鐵青著臉怒吼:“誰要你負責!你為何會出現在這里?!為了得到本王你竟使這般下作的手段,不知廉恥的悍婦!”

肥舒清也不惱,隨意將長發綁了一個髻,這才看向他,聲音頗平靜:“木已成舟,你若當真不想讓我負責你,就讓你負責我吧。”

也不等莫溫顧再發火,肥舒清轉身出了客棧門,慢慢地挪走了。只是她那走路的步伐,頗怪異,每走幾步便停下,擦擦額頭的汗,再繼續走。

那日之后,再無聲息。莫溫顧自認為那一頁已翻過,豈料不是不報,時辰未到。

回憶畢,小皇帝聽完,笑得有些莫測高深。

“我絕不會娶她。”莫溫顧倚在椅子靠背上,眼中似有暗涌洶涌。

“這樣啊……”小皇帝呵呵一笑,瞧上去心情好極了,“能每年上繳國庫億萬雜稅否?”

“能進貢奇珍異寶、騎珍異獸、山珍海味否?”

莫溫顧:“……”

“能推動全國經濟發展為社會大同做貢獻否?”

“……”莫溫顧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小皇帝又拍了拍手,朗聲道:“帶上來。”

話音未落,御書房門被推開,魚貫而入數二十太監,每二人扛一大紅木箱,約莫數十只,端端正正得擺在了莫溫顧的面前。

“打開。”

瞬時間,整個御書房被一片閃閃金光所籠罩,瞧上去美極了!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2. 言情小說
  3. 婚嫁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意甲电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