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個性小說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侯門錦繡

更新時間:2019-06-07 21:54:37

侯門錦繡 已完結

侯門錦繡

來源:YY全本作者:景秀分類:古代言情主角:芮若瑤 韓景恒

她,是宰相嫡女。因為好奇混入青樓之中,不巧碰到了風流浪蕩的韓景恒。作為朝中重臣,韓景恒對芮若瑤一見傾心,直接求娶。但她喜歡的人卻是青梅竹馬的裴雨寒。可因為一場謀殺,兩人反目成仇。他一心復仇,欲置她全家于死地。芮若瑤不知道韓景恒與裴雨寒誰才是她的良人……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是春天,東城的市井一片安寧,晨光熹微的時候就有商販出攤了,一陣陣的吆喝聲好不熱鬧,而在街巷的某側宅邸處,卻籠罩在一片緊張地氛圍之下。

芮家的老爺芮繼峰在臥房外來回踱步,而他的妻子韓夫人正在屋內,經歷著鬼門關前的一遭。

不知過了多久只聽“哇——”的一聲,芮老爺猛地一個機靈,急忙轉身上前幾步。

下一秒,便從屋內走出一個產婆,她手里抱著一個剛剛出生的孩童,興奮地對芮老爺說:“恭喜老爺!是個千金!”

“哈哈,”芮老爺一聽是個千金,便大笑起來:“千金好哇!千金好哇!千金省銀兩!哈哈!”

這便是芮若瑤出生那天,她的爹爹并沒有因為她是個女孩而感到難過,當然,這并不是因為芮老爺不重男輕女,而是因為在芮老爺心里,養女兒省錢。

芮繼峰可是出了名的摳門,錙銖必究,還是東城出了名的鐵公雞,他們宅邸的門童換了一個又一個,不過是因為芮老爺不給工錢,就連幾頓飯也是吝稀得很。

芮若瑤從小就知道,如果想要買什么喜歡的小玩意,絕對得偷偷去找母親要銀兩,再不行,就只能“打劫”家里的下人,所以在芮若瑤八歲的時候,就已經把家里所有下人打劫了個遍了。

這天,八歲的芮若瑤帶著侍女清兒在后花園里玩耍。

“哈哈!”芮若瑤拖著侍女清兒,指著一池的荷花興奮著:“我想下去采幾朵上來,你在岸上等我。”

“小姐,萬萬不可呀!”清兒慌張道“若是小姐摔著碰著,那清兒可是要掉腦袋的啊!”清兒懊惱不已,誰讓她命不好,遇了個這么難伺候的主。

“嘿——”不顧清兒的勸阻,芮若瑤便蹦跶到了小舟上,自顧自地擺弄起了槳,池面上劃出許多條條長長的漣漪。她幾乎要兩眼放光地盯著一朵蓮花,伸手就要去摘,誰知一不留神腳卻踩了空——

“噗通——”一聲,芮若瑤成功地像清兒所擔憂的,掉進了池塘里。

“糟了!小姐!小姐——”清兒在岸上急成了熱鍋上的螞蟻驚慌失措地大喊著:“來人啊——來人啊!小姐落水了——”

芮若瑤在池子里撲騰了幾下,突如其來的意外讓她措手不及,畢竟是個孩子,早就在池子里嚇傻了,除了本能的求生欲,她用力揮舞著雙臂,卻不想這樣更加快了她的下沉速度。

就在她快要被恐懼所吞噬,沒力氣再掙扎地時候。“噗通——”又一聲,一個黑色的影子躍入池中。

芮若瑤只感覺有一只同她大小差不多的手,用力地抓住了正在下沉的自己,隨后便昏迷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芮若瑤緩緩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清兒哭咧咧的臉,和……和一個從未見過的少年。

“小姐!小姐你終于醒了!”清兒見芮若瑤睜開了眼,驚喜道:“你嚇死奴婢了,你要是有個什么意外,那奴婢可怎么辦啊嗚嗚嗚——”

芮若瑤反應了一時半會兒,這才想起來自己剛才掉在了池子里,那——是這個少年救了自己?

“你趕緊扶你家小姐進屋換身衣服,這濕噠噠的,一會兒就感冒了。”少年見芮若瑤清醒過來,安頓道。他清朗的聲音讓芮若瑤有些恍惚,要知道,除了爹爹和家里的下人,她可就從未見過其他男人了。

“是、是是……”清兒一時糊涂,竟忘了需要趕緊給芮若瑤換衣服,連忙扶起她,攙著向里屋走去。

芮若瑤正想著,大白天的家里怎么會出現男孩子?難道是小偷?而自己卻因為耽于美色知道進了閨房才意識到?

這時,只見芮繼峰急匆匆地趕過來“誒呦我的小丫頭片子啊,你怎么這么不小心呢?”他一邊叨叨著,一邊關切地查看女兒的狀況。“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叫為父怎么活啊?”

“還有你,怎么照顧小姐的?要不是裴公子出手相救,難不成你來抵小姐的命嗎?”說著又轉為憤怒,對著清兒大罵道。

清兒嚇得跪在地上,戰戰兢兢地發抖,害怕極了。

芮若瑤倒是靈光一閃,抓住父親說話的重點,問道:“裴公子?裴公子是哪一個?”

“裴公子是裴興志的長子裴雨寒,今天裴興志來咱們家作客,同我商談要事,我見雨寒年紀與你相仿,便讓他到后花園找你玩耍,誰知道人家剛進了后花園,就看到你落了水。”芮繼峰說道。

“你看看你,一天到晚頑劣的性子,這讓裴公子不笑話你,哪有姑娘家家的往池子里跑的?”說著說著又責怪起了芮若瑤。“就你這性子,這以后嫁不出去可怎么辦……”

“爹爹,瑤瑤知錯了——”芮若瑤嬌嗔道,她可不愿意聽父親的責怪聲。

“哎,你且歇歇,回回精神,等晚飯的時候收拾一下來膳房用餐,感謝一下裴公子,也見見裴興志。”芮繼峰說道,又安頓了一番小廚房即刻做好姜湯,罰了清兒的一頓午飯,這才離開。

芮若瑤躺在自己的小床上,不自覺地伸出了剛才被救起時拖拽的那只手,她放在眼前左打量右打量,打量了好一會兒才把手重新放進被窩。從未有過的溫暖涌上她的心頭。

那是深深的絕望,沒有人救你,聽不到你的呼喊,在你以為自己就快要死掉的時候,卻突然有一個人拋開所有,伸手抓住了你,救你于水深之中。芮若瑤小小的內心被這樣不知名的情感所充斥著,不知所措。

晚飯時間轉眼就到了,清兒為芮若瑤綰起了長發,遠山黛細細描畫,青碧小唇艷麗動人,再換上淺青色的齊胸襦裙,外批青鶴斗篷,赫然一個貌美如仙的女孩子就這樣嬌羞地坐在銅鏡前面。

“小姐真是美麗極了。”清兒不禁夸贊道。

芮若瑤只覺得自己今天很好看,卻不知道為什么清兒要把自己打扮的這么好看,年紀尚小的她只能懵懵懂懂,很開心地喜歡自己今天的樣子。

到達膳房的時候,芮繼峰正和裴興志談天說地,兩人推杯換盞,生怕對方的酒量大的過自己一樣,而裴公子裴雨寒安靜地坐在一旁,不知在想什么。

見芮若瑤進來,他的眼睛里劃一抹轉瞬即逝的亮色。

芮若瑤微微低頭,行禮道:“見過裴叔叔,見過裴少爺……”耳畔是尚未察覺的紅暈。

見芮若瑤進來,芮繼峰和裴興志停止了手中的動作,轉頭笑道:“來來來,是瑤瑤呀,快坐快坐。”

芮若瑤坐在了裴雨寒的旁邊,文靜不已,和白天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完全不同。她輕輕拿起碗筷,加起一只燒麥,放入碟中,用余光偷偷瞄了一眼裴雨寒——

他靜坐,眼里仿佛承著一個春天的碧波,又宛如星辰般深不見底,芮若瑤想要細細打量,看一看那一池春水中,究竟潛伏著怎樣瑰麗的色彩。

這時,裴雨寒似乎察覺到了什么,突然轉頭看向她。這一看,芮若瑤便呆住了。

那是怎樣的一灘湖水。仿佛有狂風刮過,卻激不起一絲絲漣漪,仿佛是靜影沉璧,卻又波濤洶涌。是無盡星空中深不可測的黑洞,是無盡的想要吞噬一切的蒼穹……

芮若瑤一時回不過神兒來,卻又在下一秒慌張地把視線移到了碟子里的燒麥上。

裴雨寒的嘴角揚起了淺淺的弧度。用好聽的聲音,輕輕問道:“芮小姐現在還有無大恙?”

“回公子,除受了驚外,已無大礙。”芮若瑤柔聲回答道:“多謝公子救命之恩。”

“舉手之勞,不足掛齒,”裴雨寒笑道:“只是,還望小姐日后小心,莫要太過貪玩,下次,萬一我不在小姐身邊……”說著,嘴角是狡黠的微笑。

“蹭——”的一下,芮若瑤的臉紅到了耳根,一時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看到她被捉弄成這幅可愛的模樣,裴雨寒在心里壞笑著,想著其他方法捉弄著這個小妮子。

芮繼峰見二人相談甚歡,以為兩人情投意合,便給裴興志使了個眼色,二人便又推杯換盞起來。

只是芮若瑤還不知道,這次的晚餐只是二人的父親為了看看二人是否合適,若是合適,便可促成一段姻緣啊——

在朝野,芮繼峰和裴興志是同黨派的陣營,二人關系極好,若是再結成親家,那想必是親上加親的。

芮若瑤小食了片刻便不再想吃什么了,只是心不在焉地假裝望著窗外的月亮,掩飾心里的慌張和……小鹿亂撞。

裴雨寒似乎看出了什么,很自然地問道:“我聽聞古人有云,蓮花白晝肆意開合,只有在夜晚最為靜謐,而且會有陣陣清香,不知可否勞煩小姐帶我到后花園賞玩一番?”

隨后又補充道:“白天倒是沒來的及欣賞蓮花的肆虐,小姐落水倒是意料之外的景色呢……”

仿佛是在刻意強調,白天是他救了芮若瑤。

“當然是可以的,公子請隨我來——”芮若瑤恭敬不如從命。正好自己有些飽腹,剛好可以溜溜彎,消消食。

于是兩位父親笑了笑,幾乎異口同聲地說道:“孩子們大了,都嫌咱們礙事兒了啊——哈哈哈。”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2. 嫡女小說
  3. 寵文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意甲电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