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個性小說 > 小說庫 > 總裁豪門 >謀愛薄情時

更新時間:2019-06-17 21:12:12

謀愛薄情時 連載中

謀愛薄情時

來源:YY全本作者:夢洛分類:總裁豪門主角:傅知恩 南聿庭

濱江市兩大新聞同一天發生:傅家一夜敗落,權貴巔峰南聿庭瞎了。傅知恩也終于如愿以償,嫁給她曾肆無忌憚高攀的南聿庭。所有人都知道她愛他,也都知道他恨她!恨她害他心愛的女人入獄。她愛著、忍著直到她心灰意冷,開始放縱、廝混。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他到底是去哪了?!”老太太威嚴慍怒的聲音震懾著寬敞的客廳,傭人都低著頭。

濱江市權貴巔峰非南家莫屬,只是南家人員單薄,只剩老太太林淑華和兩個孫子:南起云,南聿庭。

老太太現在質問的就是南聿庭,南方集團當權總裁,也是和傅知恩結婚一年的男人。

傅知恩洗澡洗到一半,匆匆到客廳,聲音清婉:“奶奶,您怎么過來了?”

以前,傅知恩高傲、艷麗,肆無忌憚。如今傅家敗落了,她也如愿以償結了婚,一切脾氣都收斂了,乖乖巧巧,只有一雙眼還是那么倔。

老太太氣歸氣,看到她,還是嘆息,“知恩吶,當初是你求奶奶做主,非要嫁給他的!半年過去了,你非但不給家里添孫兒孫女,難道還要這么任由他胡鬧么,啊?”

傅知恩懷不上,每次聽到這個話題,她都覺得頭皮發麻。

但也硬著頭皮,柔著脾氣,“他可能只是和朋友吃飯去了。”

“吃個飯要披星戴月的嗎?”老太太氣得閉了閉眼,“你老實告訴我,他是不是還在惦記那個女人?為了撈她出來到處打點?”

傅知恩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又不是南聿庭肚子里的蟲,不清楚他怎么想。

好一會兒,她才回答,“我會努力的,奶奶。”

“努力?”林淑華皺著眉,也不是為難她,但每次看她這樣不急不躁就氣,“你一個人努力有用么?”

“你當初肆無忌憚糾纏聿庭的力氣哪去了?拿出來啊,現在要趕緊懷孕,才能在那個女人回來前生下孩子,保住你的位置,你懂不懂?”看得出來,老太太是的的確確為她著想的。

傅知恩點頭,她怎么會不懂?

老太太鐵了心不走了,一杵手杖,“把他給我叫回來!我今晚非要他給個說法!”

傭人一個個都小心翼翼的面面相覷,然后看了女主人。

平時,傭人們都知道太太有多么遷就南先生,甚至是忍氣吞聲,毫無違逆,現在估計也不敢叫先生回來。

可老太太又在這兒逼著,所以進退維谷的還是太太。

管家毛姐上前一步想替傅知恩說話,被她伸手攬了下來,傅知恩沖她笑了一下,才對著老太太:“我這就叫他回來。”

電話是打過去了,但是一個女人接的,嬌里嬌氣的說會給南聿庭轉達就把她給掛了。

傅知恩握著電話,指節緊了緊。

一年了,她每天都這么過的,在他眼里,她不如外面的一個女人,誰都能欺負她。

因為她是耍了手段,不要臉的纏著他,要死要活非嫁給他的女人!

一分鐘、五分鐘、十分鐘的過去。

半小時過去。

南聿庭還是沒回來。

“你去把澡洗完吧。”老太太坐在沙發,想起這回事了。

傅知恩身上的泡沫都干了,但也點了一下頭,安靜的上樓,繼續洗澡。

就在她沖完澡,還沒打浴后乳的時候,毛姐拿著電話匆匆敲她的門。

“怎么了?”她露出半個臉。

“先生電話,一定要您接!”毛姐蹙著眉,心疼的看她。

她笑了笑,示意毛姐退下,自己接了電話。

剛湊到耳邊,男人醇澈深冷的嗓音傳來:“滾下來開門。”

傅知恩微咬唇,知道他在門口,故意的,除了她,誰開門他都不進家門!

沒辦法,扯了袍子,裹在身上,長發濕漉漉的擦了幾下就下樓。

路過客廳入口,見老太太一雙眼矍鑠的掃過來,她訕訕一笑,往門外而去。

南聿庭的車子停在大門外,打著刺眼的車燈照著她一步步走近。

后座上,男人慵懶的闔眸倚著,聽到司機提醒:“先生,太太過來了。”

男人這才睜開眼,那雙眼漆黑如墨,深邃如潭,但睜開后一瞬間就變得沒了焦距。

他轉過身下車,修長有力的身軀站在車門邊立著,薄削的嘴唇抿著,“看”著她開門的方向。

傅知恩剛洗完澡,身上還是暖暖的香味,浴后輕薄的肌膚在車燈下泛著紅潤,發尖的水滴落到她下巴。

她那雙嘴唇,南聿庭看得一清二楚,眸子幾不可聞的瞇了一下。

“走吧。”傅知恩到了他跟前,挽住他的胳膊。

男人依舊面無表情,只是隨著她的步子筆挺挺的往里邁著長腿。

剛進門,男人另一手拎著的西裝外套劈頭蓋臉扔到她身上,而他已經往客廳而去。

一副驚訝的樣子,卻語調都不變一分,“聽說奶奶來了,是坐左手邊打頭的位置了?”

老太太每次來他們的別墅,都坐那個位置。

一邊說,他還一邊伸手作摸索狀。

“嘶!”一聲低呼,男人痛得陡然收回手。

是老太太一拐棍扔他摸索的手背上了,“你還知道回來!”

可男人還略微勾唇,“您怎么發這么大脾氣?”

老太太看他嬉皮笑臉的樣子更是惱怒,當著傭人的面就發難了,“你為了一個女人,新婚也就讓知恩獨守空房,讓人看她笑話!還不夠?一年了,為了個女人你恨不得搬空南方集團去打點關系把她撈出來!你眼里還有我這個奶奶嗎?”

南聿庭冷峻的五官鋪著一層淡淡的寒冽,轉過臉,無焦距的“盯”著傅知恩。

知道他為布桐打點關系去了,她找奶奶告狀?

除了告狀、耍手段、耍狠毒,她還會什么?

“你看她做什么?!”老太太怒得提高音量,“你當我瞎了?這還用得著知恩告狀么?”

男人轉過頭來,勾著嘴角,語調漫不經心,卻很諷刺,“您好著呢,別咒自己。瞎了的是我,瞎成這樣,也看不見她呀,否則知道她是新娘,我還結什么婚?”

老太太被他電話堵得愣是沒了聲。

半晌,老太太才看了看傅知恩,又看著他,“你別咬著那些事不放,知恩她是你妻子,是我孫媳婦是無法改變的事實,趕緊給我生個重孫才是正事!”

南聿庭笑了,“讓我別咬著那些事不放?她當初為了給傅家拉資金、為了能嫁進南家害布桐入獄,害我失明!您怎么不說讓我別放下?”

客廳里的氣氛陡然變得壓抑,只飄著南聿庭擲地有聲的尾音,誰都沒有出聲。

許久。

依舊是南聿庭開口,竟然淡淡回了句:“想生孩子是么?好啊。”

話音落下,臉色也冷了,面無表情的起身離開。

他也不是說笑的,上樓,剛進臥室,就轉過身“盯”著跟進來的女人,看得出來是壓著脾氣的。

傅知恩被他的目光盯得難受,然后又想起來他看不見,這才放松了一些。

問他,“要洗澡吧?”

男人不搭腔。

她自顧過去,要給他放水。

但她剛挪步,男人也正朝她邁步過來,氣勢洶洶的抓住她的手臂。

嗓音邪惡陰冷,“叫奶奶過來壓我,你不就想這樣么?不就想生個孩子?”

傅知恩緊握手心,努力鎮定,“我沒叫奶奶過來……啊!”

他一手狠狠握著她的手臂,把她拉人懷里。

“南聿庭!”傅知恩有些急了,慌亂的去按住他的手。

他對她從不溫柔,甚至給她留下陰影,她怕。

男人好像從不眨眼,就那么直直的“盯”著她,她越緊張,他越邪惡。

勾唇,“叫,叫大聲點,否則奶奶不是白來一趟?”

要她做戲給奶奶看,他會更不考慮她的感受。

傅知恩不要。

推著他,搖著腦袋,“你放開我!……南聿庭……唔!”

他死死摟著她的身體,一手托著她的腦袋,“這都是你的錯!不是你狠毒的害她,我怎么會這么恨你?”

傅知恩雙手死死抓著他的襯衫,心底的悲憤一點點被激起。

索性盯著他,她說過多少次,她沒有害布桐!

這一次不解釋了,反而柔唇輕揚,“我這么狠毒,你那點恨,以為我會難受?”

“不!”她紅著眼笑,“我就是愛你!我就是看不得她親近你!遇到我是她倒霉,她活該蹲監獄!”

“閉嘴!”男人低喝,滿是警告。

怎么,聽不得布桐被欺負?“那種地方,一個女人進去你覺得還干凈得了么?”

“都是拜你所賜!”南聿庭幾乎咬牙切齒。

傅知恩放棄掙扎,看著他,“可你還是只能娶我,只能跟我親密,氣么?”

男人臉色幾乎鐵青,“總有一天,我會跟你離婚!”

“你跟我離婚,奶奶就死在你面前,我一點也不虧!”這個時候,她臉上盡是傅家大小姐的倨傲和肆無忌憚。

南聿庭見過她很多模樣,此刻再氣都只是緊抿唇,因為她說的都是事實。

猜你喜歡

  1. 總裁豪門小說
  2. 霸道總裁小說
  3. 言情小說
  4. 豪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意甲电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