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個性小說 > 小說庫 > 幻想時空 >狗子,你是通向世界的光

更新時間:2019-08-10 21:03:02

狗子,你是通向世界的光 已完結

狗子,你是通向世界的光

來源:凡人書坊作者:顏無詞分類:幻想時空主角:

每個人都可能會碰到特別難熬的階段,或長或短,讓你陷入低谷,看不到光。我只希望身邊有一個你,可以化成冬日暖陽,溫暖我的內心,照亮我的世界。世界這么大,能遇見,也是一種美好的回憶。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二十多歲的某天,我對父母說出一件藏在心里多年的事情。父母聽完都驚呆了,但緊接著就是質疑。因為那件事發生的時候,我才十一個月大。

當時的情景,內心的斗爭,我都記得清清楚楚。

那是一間在大白天也不亮堂的屋子,四周黑漆漆的,我就住在那里。奶奶喂的東西很難吃,但我要是不吃,她就會把碗拿走,我得餓到下一頓,才能繼續吃這些剩下的食物。

她若是心情不錯,會替我熱一熱,若是心情不好,那就得吃冷的。如此看來,我拒絕吃她喂的食物并沒有什么好處,就算再難吃,我也會強迫自己吞下去,先填飽肚子再說。

偶然一天,堂姐跑來玩,嬸嬸端著碗跟在后面,邊追邊舉著勺子喂飯。堂姐比我大一歲多,但她不肯好好吃飯,嬸嬸通常要端著勺子好說歹說,她才會吃一口,還不馬上吞下去,含著飯在嘴里又跑去玩耍。

后來,嬸嬸大概跑得累了,端著勺子舉到我嘴邊,說:“你再不吃,我就給妹妹吃了。”

我聽到這話,立刻張開嘴。堂姐不以為然,結果,嬸嬸真的把那勺飯給我吃了。又香又熱乎的飯菜,真是太美味了!我不明白堂姐為什么放著這么好吃的飯菜都不肯吃,真應該讓她嘗嘗奶奶喂的食物。

可是,嬸嬸也并不是真的要把堂姐的飯菜給我吃,她似乎很驚訝,我居然大口大口吞下她舉到嘴邊的食物,小聲咕噥了一句:“她還真能吃!”

我才懶得管她說什么,只要能把那勺飯吞進肚里就行。要是她也像我一樣,每天吃奶奶喂的食物,再感受一下餓幾頓的滋味,大概就不會說這種話了。

一天早晨,天蒙蒙亮時,奶奶把我放在學步車里,然后指著我說了些什么。我沒聽懂,反正她也沒打算讓我回答,說完之后,她就挎著籃子出去了。

整整一天,家里都只有我一個人。堂姐沒有下來玩,所以,我也沒有機會吃到嬸嬸做的美味飯菜,只能百無聊賴地轉圈,看著窗花投下的陰影在屋子里緩慢移動,逐漸拉長,再變短,再拉長,直至消失不見。

屋子里太安靜了,我仿佛聽見肚子餓得咕咕叫聲在四壁回蕩。陽光退去后,只有敞開的大門外尚有一絲亮光,我看了看黑洞洞的屋子,感到心里有些害怕,便駕著學步車朝著那扇門艱難地移動,不,應該稱之為蠕動。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漫長的努力,我總算蠕動到門檻邊,屋外的夜風吹到身上,感覺有些涼意,但想到身后是無盡的黑暗和孤單,我還是忍住沒有返回。真希望爺爺奶奶能夠早點回來,嬸嬸能來最好,不然堂姐來也行,或者隨便一個認識的人都好。

我就這么站立在寒風中,努力踮起腳,伸長了脖子朝遠處眺望,但我脖子太短了,只能看見村莊與村莊之間田埂交錯,不遠處的人家亮起一盞盞微黃的燈光。也不知道站了多久,感覺寒風已經吹透身上的棉衣,呼呼朝身體里灌,抓著學步車的手指凍得通紅,鼻涕也流了下來。

又過了許久,奶奶那熟悉的身影終于出現在小路盡頭,我想大聲喊她,但發不出聲音。這一分一秒都捱得特別艱辛,我太餓了,當奶奶終于挎著籃子出現在眼前,我心里產生的念頭是:“我終于有救了。”

看見我站在門口迎接,奶奶并沒有顯得很開心,而是露出非常驚訝的神情。她一邊嘰里咕嚕說著什么話,一邊把我弄回屋子里,點亮了一盞燈。

很快,爺爺也回來了。奶奶指著我,又對爺爺說了一大堆話。我不記得爺爺有什么反應,好像是簡單回答了幾句,便面無表情地去做飯了。奶奶似乎還沒說夠,又走回我跟前,沖我大聲地囔囔了一通,不時對我指指點點,大概是在罵我吧。反正我也聽不懂,隨便她罵好了,我只希望快點把飯端來,這時候,再難吃的飯我也可以吃下整整一碗。

在我心心念念等飯吃的時候,奶奶滿心思考的是該如何處置這個小東西。第二天,她在出門前喂我吃了幾口食物,空碗朝灶臺一擱,像變魔術似的拿出一根繩子,把學步車栓在臥室門的拉扣上。我猜測,是因為昨天沒有經過允許便私自走到門口,讓她受到了驚嚇。這么一來,不管我怎么走,也只能在屋子中間打轉,再也不能走到更遠一點的地方。

栓好繩子后,奶奶指著我大聲說了幾句話,可能是讓我不要亂跑動吧,然后頭也不回地挎著籃子走了。

嬸嬸已經連續幾天沒有出現,我也不再期待她的飯菜。

只是,每天孤獨地待在這間黑漆漆的大屋子里,實在是太難熬了!我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爸爸媽媽到哪里去了?什么時候會來接我?

我每天都在思考這些無解的問題打發時間。忽然一天,我就被從學步車上抱了出來。這對于從早到晚困在學步車里的我而言,真是一種解脫。

喜訊接踵而至,三叔打了只麻雀,說讓二嬸子蒸好給我吃。我太開心了,這時候,才發現把我抱出來的人竟然是媽媽。難怪一切都變好了。我覺得自己有了靠山,再也不用擔心搶不到食物挨餓。

媽媽抱著我到二叔家里時,堂姐已經坐在小板凳上吃麻雀肉,她吃得很快,眼看著半碗肉進了她的肚子,我內心里又著急又疑惑,為什么媽媽不幫我?

這時,媽媽跟堂姐說了句話,然后把碗端到我面前。我伸出手在碗里撈麻雀肉,抓一次,只有一塊,我覺得太少了,又重新抓一次,恨不得一把抓完碗里剩下的所有食物。但試了幾次,最多也只能抓住兩塊,于是,我把兩塊麻雀肉緊緊握在手心。

媽媽端起碗,喂我喝了幾口麻雀湯,這真是世界上最好喝的湯。我巴砸著嘴,回味湯汁里的味道。媽媽剛把碗放下,堂姐就拿了過去,飛快地吃著所剩不多的肉。我從來沒見過她平時吃飯有這么快。但奇怪的是,媽媽沒有幫我去搶堂姐的碗,反倒開始掰我的手。我緊緊握著拳頭,內心里很掙扎。幾天沒見,媽媽該不會要把我手里的麻雀肉也給堂姐吃吧?

如果連媽媽都不再幫我,還有誰可以依靠?我覺得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很孤單。糾結了半天,手也捏酸了,我下定決心再相信媽媽一次,如果我松開手,發現她真的是偏向堂姐,那我再也不會相信她。

幸好媽媽沒有讓我失望,否則真不知道,往后余生里我會如何絕望地活著。

她把我手里的麻雀肉撕成小條,一點一點喂到我嘴里,直到堂姐把最后一口湯也喝干凈后,媽媽還在慢慢地喂給我吃,一丁點兒也沒有把我搶來的麻雀肉分給堂姐。我覺得很安心,這個世界好像又變得美好了。

吃完麻雀肉之后,媽媽低下頭對我說:“我們去外婆家吧?”

太好了!我是多害怕在短暫的相聚之后,又回到那個孤單清冷的境地里。于是,迫不及待地從凳子上跳下去,拉著媽媽的手說:“走。”

在二十多歲的某天,我像講述一個夢境似的對爸媽講起這些事,他們的眼神中充滿了懷疑。大人的記憶都很不可靠,他們不記得我小時候有學步車,媽媽還以為是我手太小,一直抓不住碗里的麻雀肉,她也不知道我捏緊拳頭時內心的掙扎。

直到爺爺去世幾年之后,奶奶被接到我們家照顧。那年,我剛好考上公費研究生,奶奶說:“讀研究生有很多錢吧?你讀了研究生,就要賺錢養奶奶啦!看你小時候那么胖,沒想到長大后會這么聰明。”奶奶的價值觀一向都很明確,有錢就是有價值。我簡直哭笑不得。

爸媽忽然想起我說的小時候,于是問奶奶,家里有沒有學步車?奶奶點點頭,給了確定的回答。當時雖然家里窮,但堂姐出生的時候,爺爺用木頭做了一個學步車,后來留下來,我被送去斷奶的時候也用過。

奶奶還在洋洋自得地說著,她家的水缸很養人,個個都長得胖乎乎的。爸媽卻已忍不住淚眼模糊。

歷史的真相被還原。那天,是單位組織職工和家屬去看電影,媽媽不放心我,想著先去老家看看。到奶奶家時,我媽差點沒敢與我相認。坐在學步車里的我簡直慘不忍睹,還未入冬,已經滿臉都皴了,穿著一件破爛的花棉襖,臟兮兮地流著鼻涕。

到后來,我媽又見我吃麻雀肉時那副狼吞虎咽的餓像,心上像是被誰扎進一根刺,怎么都不忍心再將我扔下,才問我去不去外婆家。

等她抱著我出現在電影院門口時,我爸竟然問道,懷里抱著的是誰?

盡管我已經二十多歲,活得好好的,但說起這些往事回憶,爸媽都忍不住轉過身偷偷地抹眼淚。

很奇怪,在我最初的記憶中,有過害怕、饑餓、擔憂、焦急,有過那么復雜的心理斗爭和思想,卻從來沒有過想哭的念頭。大概,在沒有庇護的境況下,我知道哭并不能解決任何問題吧。

對于奶奶而言,我就是個討厭的負擔。因為我媽說了一句要帶我去外婆家,她當天下午就迫不及待地挑著擔子把我所有的東西都送了過去,臨走前,怕外公外婆再把我送回去,趕緊回頭補上一句:“親家母,后面就辛苦你了,我真是太多事情了,沒時間管。”

這樣倒也挺好,我們互相都不愿意跟對方多待上一分鐘。那天之后,我就被送到外婆家寄養。

奇怪的是,我并沒有在外婆家度過冬天的記憶。所有與外婆家有關的故事,似乎都發生在夏天。

很多年之后,外婆說,你小時候很不合群,總跟在大人身后或者一個人待著,從來不去找其他小朋友,要是他們來家里找你玩,你要么不理他們,要么就伸手掐他們。

我有掐他們嗎?我忘了。只記得那些小朋友都臟兮兮傻乎乎的樣子,掛著兩條鼻涕笨拙地走過來,大人隨便逗他們一下,就呵呵傻樂,也不知道樂什么。

我內心是拒絕與他們靠近的,不是怕臟,是生怕“傻”會傳染。外婆家有趣的東西那么多,我為什么要跟這些沒意思的小孩玩?

猜你喜歡

  1. 幻想小說
  2. 女頻小說
  3. 女生小說
  4. 狗子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意甲电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