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最新資訊 >

徐楓高瑜洛全本閱讀 風云第2章 繼續

時間:2019-04-16編輯:墨墨跡

徐家不僅僅是所謂的大戶人家,徐家不僅僅是書香傳家,還是官宦世家,當代家主也是一個奇人,年少就有獨自殺匪而聞名,后更是獨自組建鄉伍,剿滅盜匪胡子數十股,奉天乃至東三省都是能聞其

風云

推薦指數:10分

《風云》在線閱讀

《風云》第2章 繼續 免費試讀

徐家不僅僅是所謂的大戶人家,徐家不僅僅是書香傳家,還是官宦世家,當代家主也是一個奇人,年少就有獨自殺匪而聞名,后更是獨自組建鄉伍,剿滅盜匪胡子數十股,奉天乃至東三省都是能聞其名,外界流轉如今的張雨亭在起家之初更是在徐良手中吃了不少虧!但每次都是讓張雨亭無話可說,這也是張雨亭掌控奉天之后對徐良禮遇有加的原因。

張雨亭抽著旱煙,他生平嗜好不多,就兩樣,頭一個自然是女人,還有一個就是煙!坐到張雨亭如今的位置的還抽著旱煙的,恐怕就他獨一份,換著張雨亭的話而言,他依舊是那個當初的張雨亭。

張雨亭自從平定內亂之后,東三省牢牢被他控制在手中,手下猛將如云,謀士也是如雨,不過,他所看重的不會超過十個人,如果死了一個,自然也會有遞補,但不會超過十個人。

第一等有二人,那就是有著老虎之稱的張作響以及財神楊宇廳,接著才是麒麟美譽的唐榆林以及毒狼之稱的紀金純。不過,現在張雨亭非常看重一位謀士文人,王永絳,此人不僅斂財有術,對于內政非常有著見地,打擊地主鄉紳削弱地方勢力非常成功,至少滿清勢力被打擊惶惶不可終日,現在黃永絳更是從警察廳廳長的職務上提拔成奉天省長的高位,不可謂不厲害。

張雨亭慢慢抬起頭,煙桿被他放在一旁的茶幾上。他神情輕松說道:“這年頭打仗打的是銀子,沒銀子如何能有如今的光景?!沒有銀子如何能保住如今的地盤?現如今有些人還在說我是軍閥,說我是魚肉鄉里,這些人也不睜眼看看,如今的奉天是什么模樣?再不濟也比滿清那會兒要好的多!”

楊宇廳摸了摸八字胡,他說道:“都是所謂的革命分子在說大帥如何如何!我看與南方打交道還是謹慎點好!”

王永絳則是緊跟著說道:“現在財政并不寬裕,北平才剛剛穩定下來,這民心自然還沒有安定下來,何況齊魯同樣沒有定下來,所以這個節骨眼上還是需要與南方打好交道,皖系不可小噓!”

張作響靜靜說道:“我看孫穩這次北上,說到底也是想讓我們能夾擊直、皖兩系!江浙滬恐怕才是孫穩眼熱之所在!”

楊宇廳冷冷說道:“依我看南方革命黨這些人才是最大的威脅,這些人發展勢頭太猛!江浙滬三地絕不能落入這些人手中!”

張雨亭點點頭,接著他說道:“齊魯不容有失,有了齊魯這個橋頭堡才能進入江南!不過,更讓我頭疼的還是那位!吳子玉此人不死,始終是心腹大患!”

頓了頓,張雨亭接著說道:“江南等地固然重要,但是中原才是關鍵,問鼎中原才是王道!吳子玉如今雖然拱手讓出了北平,但是在洛城召集舊部,大有打回北平之勢,所以這次讓諸位過來就是商議一下,我們是南下豫,繼而攻克湖廣之地還是據齊魯繼而進江浙滬?”

雖然最后是在詢問,但是之前張雨亭的意思已經非常明顯那就是先拿下吳子玉,之所以詢問那還是想插足江浙滬。

。。。。。。。。。。。。。。。。。。。。。。。。。。。。

徐良眼神很犀利看著徐楓,盯視了也就是幾秒鐘的功夫就收回了目光。接著徐良說道:“我一直認為讓你讀點書可以讓你懂得道理,可以讓你修身養性,可是沒有想到你竟然會如此,原本擔心你會成娘娘腔,原本以為。。。。。”

“父親可曾聽過天賦?縫補衣服怎么了?好男兒就應該靠自己!自力更生豐衣足食!”

聽著兒子這番話,徐良只是苦笑了幾下,而徐夫人則是目瞪口呆,好一會兒徐夫人略顯驚慌這說道:“兒子你這是說什么胡話?這要是傳出去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到時候你還不知道別人怎么說道呢?!”

“三從四德?夫唱婦隨?娘,你就別在我面前幫著老爹了,也不知道是誰老是讓某人睡書房?現在是亂世,如果沒有安身立命的能耐如何能生存這個世上?!人無遠慮必有近憂!這句話不是只是說說而已!現在世界已經發生了太多的變化,東瀛對我中華早就虎視眈眈,一有機會必然傾舉國之兵來犯,到時何來樂土之地?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抗外敵豈能分男女?分老幼?”

“東瀛?小東瀛國力強盛,遠在中華之上,看著它這些年在奉天、齊魯、閩舉動倒是非常有野心,但是要是想一口吃掉我們中華那就是癩蛤蟆一只了!”

說完,徐良倒是明白什么似的,他開口說道:“差點上你當了,和你說這些做什么?我可告訴你,今后這些事與你無關,你就給我呆在家里好好讀點書!如果敗壞了我徐家的門風,我打斷你的腿!”

“你打的過我么?就是比槍法也不是我的對手!”徐楓很不屑說道。盡管聲音還算是輕了不少,但是足夠讓徐良聽到了。

徐良的額頭青筋抖了抖,臉色自然黑了下來。

徐楓一腳跨出了廳門,福伯剛迎上來就聽到徐良的怒吼聲:“再啰嗦就踢出家門,從家譜中移除!”

徐夫人在打量著自家的丈夫,不過神色倒是顯得不怎么慌張。良久,徐良才恢復平靜,他看了一眼自家夫人,他沒好氣說道:“你怎么就不上來安慰幾句?有你這么當夫人的嗎?”

徐夫人鼻子輕哼一聲,嘴上說道:“我這么做有用嗎?你們倆天生就是對頭!我可是不摻合!”

徐良低嘆一聲,他揉著額頭痛苦說道:“怎么就生了這么一個兒子,我徐良的名聲算是敗在這個不孝子身上了!”

徐夫人聽了倒是樂出聲來,她說道:“你還有什么名聲?誰不知道你有這么一個兒子?整個京州縣城誰不知道全城最大的紈绔就是你這個兒子么?你不知道么?”

“唉,原本我知曉他離家出走我是不擔心的,因為他不會吃虧,可是哪曾知道他坐船去了滬市不是去長見識,而是轉道去了羊城!去就去羊城吧,可哪曾知曉他竟然還參加了革命黨,還當了那個孫穩的私人秘書!我就知道孫穩就是個草包,否則我兒子怎么就能當上?誰不知道這個孫穩就是個披著羊皮的狼,還他媽的是頭色狼!我如果還不派人、不發動關系把這不孝子抓回來,我還是他爹嗎?我到現在也沒有想通的還有一個,這不孝子怎么還能當了什么狗屁的軍官學校的什么教官!還算老天幫忙,這不孝子沒死在東征的路上!我派人威脅孫穩那是我不知道這些,要是早知道,他娘的!早就派人給做了他!”

徐夫人倒是顯得鄭重不少,她開口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什么黨的,但是我只有這么一個兒子,誰要是欺負她,我就滅了他!”

徐良橫了她一眼說道:“這都是你慣出來的,如果當初不讓念書就好了,這都是讀書讀出來的,也不想想,這革命是這么簡單的?還有!別在我眼前演戲,你會不知情?誰在這小子包袱里賽了幾根小黃魚?到了滬市是誰接他下船的?你大哥就是如此,什么人都喜歡下注投資,齊燮員、盧永相就是那個以前的青幫混混陳其梅也接受過他的資助,他是錢多燒手的話,怎么也不送點給我?拿著我兒子去投資孫穩,真是好膽!別以為他躲在浙江,我就拿他沒有辦法!這年頭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拿出一千大洋懸賞,有的人要殺他!”

徐夫人倒是不急、不慌也不氣,似乎見慣了,她說道:“好了,你這要殺我哥的話已經不下一千遍了,這老繭都要聽出來了!不就是當初踢了你一腳嗎?至于嗎?”

“怎么不至于?他踢我什么地方?就是他那一腳所以你才生一個兒子,否則早就是兒子滿地爬了,他娘的,好狠的一腳!”

徐夫人聽了沒好氣說道:“照你這么說我大哥也對你恨意不淺啊!你當初那爪子厲害啊,什么龍爪手,還什么猴子撈月,怪不得我大哥到現在還沒一個兒子!我現在明白了!這都是你的錯!”

徐良聽了才記起來,自己這么一位大舅哥還沒有兒子,自己怎么忘記了這么一茬!

。。。。。。。。。。。。。。。。。。。。。。。。。

徐楓慢慢走著,她沒有回房,而是在庭院里散步。十一月天氣已經非常寒冷,所幸沒有刮風。徐楓穿著唐式冬裝,腳上穿著鹿皮冬鞋。

跟在身后的福伯一直在打量著自家少爺,福伯知道自家少爺的厲害,文武雙全一點都不為過,如果單單只是看著自家少爺的外貌,恐怕沒有不受教訓的。

徐楓這個時候并不平靜,他想到的是將來自己到底該如何,自從回家之后,就一直在思考者接下去的路該如何走。

他知道自己處境,好像自己父母都管不住自己,可實際呢?自己只是在父母劃給自己的圈子里折騰,一但出了這個圈子,結果就是被父母給拉回原地!自己這次離家就是最好的例子。

想到這,徐楓幽幽一嘆,一時間他有點無可奈何,有點迷茫。

風云

風云

作者:月落滄海類型:狀態:連載中

回到似是而非的世界,面對戰火連天時代,只有拿起槍奮勇拼殺,殺出一條民族國家崛起的血路!

小說詳情
意甲电话门